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女体改造计划

时间:2018-01-14
以下文章内容涉及『变态』,『虐待』,及深入的性行为描写。如果你未满十八岁,或是无法接受者请立即离开。
请尊重原着,勿文章作任何修改,并请务必保留开头的警语。
本文章仅提供感官刺激,剧中描写脱离现实,仅存于幻想中。
——————————————————————————–
「疑???四百亿…..」
当我听到董事长说出这样的数字时,还以为是听错了..
一项没有经过股东会议通过的巨额地下预算。而且还是用来投资没有法律保障的色情事业,太不可思异了。
「这件事是极高度的机密..」董事压低了声音对我说。
当然了。滥用公司的资金。在色情行业这种东西上投资。我突然怀疑眼前的这个家伙是怎么爬到董事长的职位了..我们可是知名的跨国投资公司。任何的不当决策,极可能造成全球性的金融风暴..
「我要你去监督这个计画。我非常相信你的能力..」
在我离开时,董事长拍着我的肩膀这样说着..
坐在飞往孤岛的直升机上,我抽空检视由公司带来的简报..大量被涂黑的文字令我火冒三丈,更糟的是依照残留下来的文字片断。
明显的这项计划已经执行超过十五年以上了。我狠狠的把简报丢在椅子上..
「年青人,不要生气。」
眼前说话的这个老头,就是公司的投资对像。
我狠狠的瞪着他,希望立刻得到合理的解释。
「我很明白你现在正在想甚么,等一会儿,你就能了解这是合理的投资。并且能为你们公司赚取无法想像的财富..」
他缓缓的说着..
我不屑的转头看着海上缓缓移近的孤岛,想着如何推翻那个不适任的董事长。或是带领手下,成立另外一个公司。
离开瀑布下的停机场,我们的轿车驶过一座又一座的检查哨。更不用说那些盘据在丛林内的高压铁丝网..
轿车终于驶进了一个社区,一栋又一栋的豪宅掠过我的眼前..但是明显的里面却空无一人。
「这些是将来要给来此消费的旅客使用的」
老头子这样对我解释着。
我对于庞大的金钱投资在这种东西上不禁摇起了头..
当轿车驶过了一间学校,传来学生们的喧闹声..
太糟糕了,在色情专区内竟然有学校…
应该花钱把这里的所有居民迁到别处,我脑中出现街头上大量抗议的群众。就拨出一亿元的迁村费好了,我这样计划着..
好像是午休时间吧,有不少国中年纪的女学生在操场上走动着。也有不少看起来应该是小学程度的女学生围在草地上玩着游戏。
我几乎把眼珠都贴到玻璃窗上,急忙把车窗摇下..
「……..没穿衣服…」
是的,视线所及没有一个女孩子有穿衣服走廊上,操场上,草地上。年轻的少女们赤裸着身体的在阳光下走动着
「色情专区??」
我转身过来,几乎一拳把车内的老头子捶出车外..
「你这个人口贩子」
想到成千的无知少女正被运送到此,我以经準备好要把这个老头子就地正法了..
粗暴的我被强壮的司机架住..
「先生你一定是误会了。我会详细的跟你解释。」
被打的嘴斜鼻歪的老头子对我陪着笑脸..
面对着两百公分的巨汉,我乖乖的回到自己的座位。
要不是我是公司代表..很可能马上被丢入海中..
后方的校园里传来无知少女们的嘻闹声,我的心上下起伏着…
——————————————————————————–
穿着高跟鞋但是却一丝不挂的女孩端了两杯茶进来后,很快的离去。
广大的会议室中,只剩下我和正在擦着嘴角的血的老头子。
「你刚刚看到的女孩子都是合法的」老头子说。
「你是说那些年轻的女孩子都是自愿来这里从事色情工作的………….你花了多少钱去收买她们的父母和政府??」
我不屑的质问着。
「不….不….该怎么说呢??她们没有父母亲,而且她们属于我们公司的财产…………….她们是遗传基因下的产品」
老头子急忙的解释着。
想到前一阵子世界各地的科学家正在热中的遗传工程中。最热门的複製生物技术,难怪这个小岛需要戒备森严的系统。以防止技术外流,或是被其他的公司窃取。
複製一个人应该比複製恐龙简单万倍。
想起有名的电影侏罗纪公园。剧情是叙述因为成功的複製了恐龙而造成天下大乱的名作。我的态度软化下来。
「人权呢?…..即使是複製人也是有人权的。你的这种行为还是属于犯罪的。」
「是的..这种情况我们也能了解。所以我们对複製人做了大幅的修改」
老头子解释着。
大幅的修改???我觉得自己像是被嘲笑的门外汉,正想踏进一个未知的科学领域。
「我们去见见我的工程师,这些专业的技术由他来向你介绍比较好」
我起身跟着他走。
「这是我长久以来的梦想,性是人类基本的需求。如果在没有道德的压力,没有社会的指责的情况下,选择你所想要的性爱对象。无论高矮胖瘦或是白人黑人,甚至没有年龄的限制..你所选择的女孩,完全的服从你的指示,不论是性交还是口交或是肛交。甚至是性虐待,不但不反抗,而且是打从心理的渴望,主动要求着。最主要的,这里所创造的一切都要是合法而且不违反道德的。」
老头子边走边说。
我心里出现了以下的画面。在本公司精心规划的社区内住满了从世界各地蜂涌而至的企业家或是金主。光明正大的在豪宅内与数十名年轻貌美的赤裸女孩进行长达一周的荒乱淫行。
当然在一周后要将他们全都赶走。以迎接下一批蜂涌而至的旅客..
「如果可行,我想我们的企业很快的可以买下一整个国家了」我喃喃自语着
「哈哈……我想我们捉到重点了」
在老头子的笑声中,我们进入了一个实验室..
「这是陈小姐..她是我们从台湾聘请来全世界数一数二的遗传工程师。这里的一切都是她的成果」
老头子介绍着穿着白色衣服的小姐对我点了点头。
「我对商业谈判没什么经验,不过你对我的工作有任何疑问可以倒是可以问我」
虽然面对着这样的美女,我却忍不住看着实验室内由玻璃所隔开的另一个房间。
一个赤裸的超级美少女跨坐在橡胶製的人型上疯狂的摇晃着。
数个摄影机以各种角度正在拍下正在交合的特写镜头。
「複製人」老头子急忙解释,好像深怕我不能接受
「我们正在做腔压的实验」陈小姐接着说..
「腔压 ???」我重複着
「当阴道壁夹住阴茎时,阴道的压力大小会影性交时所产生的快感」
看着她正经的比手画脚对我解释,我惊讶着她的镇静和科学化。
「你们的複製人做了什么大幅的修改。以避掉法律的规範。」
我开始质问陈小姐开始得意的叙述
「嗯!!………..DNA..一开始我们想到修改 DNA ,我们打算取得女性卵子内的DNA而且是大量的修改这样我们可以创造出外表是年轻貌美的女孩子 可是其组成细胞的DNA 却和正常人完全不一样,这样可以解释这个女孩子是非人类」
才想开口辩解已被陈小姐阻止住
「可是你我都知道就算是这样的修改,其原始的来源还是人类的细胞可能一些少数的国家会承认,可是世界上大部分的国家肯定不会这样认为」
没错。我同意的点头
「于是我们想到,乾脆反过来做,把完全不属于人类的细胞对其DNA做大量的修正,使其接近人类,这样的複製人是否可称为人类呢??」
我大吃一惊,用手指着玻璃窗内的美女。
「她是……???」老头子急忙阻止..
「这是我们的保密範围,细胞由哪里取得,基因如何改造,是属于商业机密了」
我改变话题的方向
「动物…动物也有动物保护协会」
「她们被设定为需要性行为,没有性行为她们会失去意识,甚至进入昏迷状态她们对性交疯狂的喜爱及需要,不给她性等于叫她去死」
陈小姐明显的对她的成功感到无比的骄傲,而我却突然对遗传工程的强大威力感到恐惧。
「我请陈小姐为你安排了一周精采的行程」
老头子把我带离实验室
「精采的行程喔」
老头子又强调了一次,把我交给了两个穿着高跟鞋一丝不挂的金发美少女
——————————————————————————–
我幽幽的醒过,心中浮起昨夜的荒淫。那可是我有生以来的最高享受。
在浴室内,两个金发美少女分别用她们的口唇清洁着我的阳具和屁眼。更不用说用她们丰满坚挺的乳房抹上香皂在我全身摩擦,所带来的快感..
事实上从进了房间后,她们的潮湿的舌头就没有离开我的身上。连我压在其中一个少女身上,猛力的抽送时,另外一个女孩还继续用她的小舌头努力的挖我的屁眼。
而且抽插的时候少女所表现出来的淫声浪态。让我的征服慾达到了极限。
这些享受是以前那些商务酬庸的性招待所无法比拟的。即使是我那论及婚嫁的女友也不可能做到的。
我开始盘算着如果有了第一笔的进帐,该投资哪个国家。不…乾脆收集更多的钱去买下一个国家..我忍不住又笑了出来。
「先生………..我等着与你共进早餐喔」
我急忙捉住棉被盖住赤裸的下体,陈小姐站在床前掩口笑着。
「不用害羞,我反而觉得在这种环境下还能穿着衣服的男人满奇怪的」
虽然如此我还是穿上了衣服跟着陈小姐进了餐厅。就在我和陈小姐的桌旁。分别站着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巨乳美少女服侍着。
我看着那个忍不住想要摸一下的美乳说:
「嗯….这个…我要恭喜你,妳的研究太成功了。我昨天仔细的研究了一下,她们就和真的女孩没两样。而且是更加的完美..可是我还有很多的疑问想问妳」
陈小姐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我饿了,也许我们可以边吃边谈..」
陈小姐拿起桌上刚烤好的法国麵包对着我说。
「我教你这里享用早餐的方法」
在我的吃惊下。陈小姐把法国面包插在身边的美少女的两腿间。紧靠着少女的私处缓缓的摩擦着。
迫不及待,我也拿起了面包在身边的美少女跨下缓缓的抽动着。美少女的私处没有一根体毛,不像是刮除过的而是很完美自然的肌肤。
肉缝中美少女像宝石般的阴核,被粗糙的法国麵包所抽擦着。
就在女孩子的呻吟中,透明的水珠由肉缝缓缓的滴下。
就好像是比赛似的,在我和陈小姐持续的动作下。两个美少女交互高声的喘息着。
「求求你」
我身边的美少女已经靠在我的身上,极力的想把尖挺的粉红色乳头塞近我的口中。我自然的张口含住,微甜的乳汁立刻涌进口中。
我惊讶的转头看着陈小姐。
她正一手拿着玻璃杯,一手杯着少女涨的发红的乳房轻轻的挤压。乳白色的汁液由少女粉红色的乳头,像水枪般的射进玻璃杯中。
少女一脸得到纾解感的愉快表情。
「怎么了,难不成你想换巧克力口味」
陈小姐狐疑的望着我说。
我回头继续吸吮少女的乳房,大量的微甜乳汁再度涌入口中。
少女紧紧的抱着我头,好像渴望我吸尽乳房中的乳汁般的喘息着。就像是高潮后的少女,终于昏倒在我的腿边喘息着。
看着沾满少女爱液的法国麵包,我不知该不该吃下。
对面的陈小姐撕下一小片法国麵包,沾着才刚榨下来的美少女乳汁对我说:
「新鲜的蜂蜜口味,你可以试试,味道可说是绝品,我保証你会吃上瘾」
不用解释,这些都是遗传工程的成果。我突然想试试巧克力口味的乳汁。
——————————————————————————–
「昨天那两位是……处女吗???」
其实是多问,昨天的两个女孩留在白色的床单上的血迹是最好的証明。用坚挺的阳具刺破女孩子阴道内薄膜的感觉深深的印在脑中。
陈小姐歪了歪头,想了一下说。
「也许可以这样说吧。」
我竟然在一个晚上开苞了两个美少女…
「她们不是需要…..精液..才能生活…那她们之前是怎么….你明白我的问题吗???」
我不禁怀疑的问到。
「她们在处女膜破裂后约一个礼拜的时间,会慢慢的回复。也就是一周后她们又是全新的处女了..当然..我们也考虑过把时间调整为两三天后薄膜会再生。但是那要看整体的计划了..」
陈小姐在把麵包塞入口中之前这样说着。
在这里度假的一周,每天开苞不同的美少女,每天早上享用这样的早餐。我们的企业可以立刻买下两个国家了。
「这里的每个女孩子都有这种能力吗???」
我指着陈小姐面前盛满乳汁的玻璃杯问到。
「..我们有分品种,不同的种类提供不同的服务…因为来此的客户也许有不同的需求。等一会儿我就是要带你去参观」
草草结束早餐后。我充满期待的跟着陈小姐…
「就我所知,这个研究计划不会超过十五年,可是我所见到某些女孩子的年纪。 明显的大于十五岁,甚或在二十岁上下,你们在资金还未补助前就开始研究了吗???」
我继续着心中的疑问。
「那当然」陈小姐正开启一扇门。
「如果培养一个小女孩到可以接受性交的年龄需要十年。那我们就需要发费庞大的资金在提供食物和……精液上。这是绝对不合理的浪费」
陈小姐说着,好像这是一个极愚蠢的问题..
「所以我们培育一个外表为十五岁的少女,只需要三周。」
三周…..就像被石头砸中般的震惊我恍然大悟,昨天晚上的两个金髮美女,可能才刚『培育』出来,所以对我的问话都一脸茫然。
我还一度以为她们是被洗脑了。
难怪各国政府会极力的压抑基因的研究充满研究精神的科学家们,恣意的操控着生物的进化与演变在研究室内发展出超乎人类想像的生物再度对人类超越了上帝的角色感到恐惧。
「先生……..???」
陈小姐把我从思考中拉回现实中。
我随着陈小姐进入实验室。
虽然心理早有準备,但是还是被实验室内的景象吓了一大跳….
——————————————————————————–
给正在看着 “女体改造计划” 的读者们。
昨天的新闻说,已有科学家试着培育出无大脑的人。由于没有大脑,所以这个培育出来的人。可用在器官移植上。将不会有”法律”上的问题。
当然基因工程是否会继续这样糊搅下去。或是各国的政府是否会立新法围赌基因工程学。很难判断。但是科学家都是疯子不怕死的,这是我很肯定的。
没看到伽利略被教皇软禁后。仍然有人前仆后继的提出新的天文学。谁知『女体改造计划』是否会成真…
另外前一阵子(忘了从哪儿听来的)日本正在研究虚拟实境的性爱。就是套上立体头盔,和由电脑控制的体感装。你可以看到眼前的美女,摸她抱她。然后『上』o…..如同身受…
不过它的目地是服务那些有『障碍』的特定人士。
这件事我就不知是真是假了。听听就算了…^_^
——————————————————————————–
「妹……..妹妹…??」
看到我的出现,坐在椅子上的妹妹站了起来。
「哥哥…..」她笑着对我招了招手。
「妳…..妳怎么会在这里??」
我很惊讶。
「我们学校正在放假啊!」
她嘟起了嘴,好像对我的反应很不高兴似的。
有一年没见面了吧,妹妹依旧是那么的可爱。就算是还穿着学校的制服,仍然掩饰不了她诱人的身裁。
「妳不该来这里的」
我责骂着她。
虽然能见到她让我非常高兴。但是在这个男人的天堂里,竟然让一个纯真的少女进入。
我真希望她在来这里的路上,没有看到校园里赤裸的女学生。
我叉起了手,盯着她,想着如何以最快的速度将她送回去。
「………」
妹妹依旧对我笑着。我看了看陈小姐。再回过头仔细的看着妹妹。一股寒意逼进心头。
「妳…….妳……妳不是我妹妹???」
我颤抖的说着。
「为甚么这么说??..她不是你的妹妹吗?」
陈小姐很惊讶。
「不!我说不上来,她虽然跟我妹妹长的一模一样。可是…..可是…她的肌肤太完美了..可说是一点暇疵也没有。」
我质疑着。
「喔!!可是你妹妹不是本来就满漂亮的吗??」
她看着眼前的女孩。
「可是……现在不是学校放长假的季节。而且最奇怪的是…..没有一个女孩子在长途跋涉中, 还会穿着学校的制服。」
我对她说。
「没错。她的确不是你的妹妹..看样子。我们的工作人员要加强了。」
陈小姐笑了起来。对我的推理讚赏着。
我对于他们竟然培育了我的『妹妹』颇为惊讶。
「这是怎么一回事,只因为我来这里,所以特地创造了她吗?」
陈小姐并没有直接回答我
「我先问你一个问题,来这里的渡假的贵宾将术有上万,甚或是无法数尽。我们所创造出来的女孩子,真能满足他们吗??」
的确,每个男人有他喜爱的类型,环肥燕瘦,标準不一。如果仅仅是让他们花钱,来此享受我们所培育出来的女孩子。同样的金额在他们的城市也可达到同样的服务,大可不必千里迢迢的跑到这个孤岛上。
「那么…你们是尽可能的的创造出各种类形的女孩子,来达到这项目地了??」
我问着陈小姐。
想到长着我妹妹脸蛋的女孩子,将来要去服侍其他的男人。这使得我颇为不高兴。
「不…不。在这个岛上养不起那么多的女孩子,我们用了一个新的观念…….拟态。」
好像是怕泄漏机密似的,陈小姐小声说。我吓了一跳,在心中翻着学生时代的生物课本。有些生物会改变自己的外型,以躲避敌人的侵袭。
飞蛾会停在树干上改变颜色使自已混杂在树斑中。有一种螳螂外型如枯叶般,一方面可诱捕比它小的昆虫,一方面可躲避飞鸟。这种行为,生物学上就叫做拟态。
「在三天前,我们的工作人员将你妹妹的各种资料,灌疏给她。外型三围等,甚至是思考……….」
陈小姐说。我很好奇的问。
「也就是说。你们可以在三天内,为客户量身定做任何一个他要的女孩子。」
陈小姐点头
「从你想追,却一直无法到手的女孩子,到高不可攀的玉女明星。只要是有资料的,我们都能让她出现在你眼前,任你指使」
脑中浮现萤幕上当红的那几个女歌手或演员,正跪在地上淫蕩的为男人口交的场面。我的脸上出现了笑容。
不亏是划时代的科技,公司的金库中将有数不尽的金币了。
陈小姐靠近了我的耳朵。
「你有想过,跟自己的妹妹作爱吗?」
我的心猛烈的跳了起来。我从没想过…
因为是自己的妹妹,即使她是这样的诱人,这样的美丽。绝不会想到去抱抱她,或是亲亲她。因为这是不被允许的。
可是眼前这个女孩子,虽然在外貌上,声音上。和我的妹妹并无差别。甚至于还会亲蜜的叫着我哥哥。
但是她并不是我真的妹妹。所以不论是法律上或是道德上都没有顾虑。我可以任意的把精液射在她的口中,她的胸部,甚或是她的身体里。
注视着眼前的『妹妹』我第一次产生了慾望。
「把你的衣服脱掉吧」
陈小姐指挥着她。
「嗯….」
很顺从的我的妹妹开始脱下制服。
我的心已经跳到胸口,我的妹妹在我面前大方的解开一个又一个的扣子。
当她解开胸罩露出可爱的胸部时,我几乎就在裤子里出来了。
当我无法把视线由我妹妹赤裸的上身移开时,她已缓缓的跪在我面前解开我的裤带。
「好好享受..」
陈小姐笑着离开了房间。
即使知道她并不是我的妹妹。可是用着妹妹的容貌跪在我跨前,我低下头看着妹妹握着我粗长的阳具在柔嫩的脸上磨擦着。
『近亲相姦』这四个字..让我的头晕旋着..
「哥哥…我可以含着你的阳具吗??」
她抬头看着我。没等我回答,妹妹张开那小口。含住我肿胀的龟头。
这..太刺激了…而且是现实中绝对不可能的事。
我粗壮的阳具如凶器般的插在她的口中。
妹妹的脸颊因吸吮而凹陷着。用她纤柔的双手轻抚着我的阴囊。阳具在她的口中受到强大的吸力。而且柔软的舌头紧紧贴着棒身来回的磨擦。
「快….快要射出来了…」
我尽力的推开她,啪….的一声。
当阳具离开她口中的那一剎那,我还以为就要射出来了。只见我那沾满她口水的巨棒,在空中晃动着。
「妹妹…」
我轻呼着。将她压倒在地上。手顺着修长的大腿,伸入她的学生裙里。
这就是妹妹的身体吗??
我一边看着妹妹的眼睛,一边尽情的用手在她的大腿上抚摸着。使她骄羞的在我的怀中呻淫着。在我的耳边骄喘着。
「哥哥…求..你……求你插进来..」
好像是中邪似的,我抓住了妹妹的腿,推向她的胸部。
——————————————————————————–
这…这就是妹妹高潮时的神态吗??
看着她红潮的脸颊。我忍不住又是一阵猛烈的抽送。
妹妹紧窄的阴道剧烈的收缩着,使我的抽送更加困难。感觉就像是阳具正被她的阴道所吸吮着似的。
「啊……嗯……….」
伴随着她的呻吟。小妹甩着头用力的抱着我。
「喔……小茹..」
我一边叫着妹妹的小名,一边热烈的吻着妹妹喘息的樱唇。
天啊…抱着妹妹赤裸光滑的肌肤。坚挺的乳头轻轻搔着我的胸膛。而且妹妹那幼嫩的阴道正紧紧的含套着我的阳具呢!!
已经陷入了近亲相姦的幻境中。
我来回的抽插着粗壮的阳具,让龟头刮着妹妹敏感的阴道璧。尽力的引导着怀中的妹妹,一同走向肉慾的高潮。
不行了…..,我把阳具尽根的插入亲妹妹的体内。
「啊….」
妹妹高声叫着。用力的挺起了雪白的屁股。
我一边抚着妹妹甜美的脸庞,一边把滚烫的精液用力的射进她的体内。
一次又一次的激射。每一次,都引起妹妹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直到她幼小的子宫内,充满了乱伦的种子。
我缓缓的离开了她的身体。当阳具抽离时,从妹妹的私处涌出了白色的黏液…
——————————————————————————–
陈小姐看着躺在地上全身沾满黏液的少女,掩面笑着。
「怎么样,好像真的在和自己的亲妹妹做爱吧?」
我无力的点着头,要不是陈小姐的出现,我还沉醉在近亲相姦的幻梦中。
在这个和妹妹完全一样的少女身上,我尽情的发泄了超过三到四次之多。
「走吧…我还有要带你参观的地方。」陈小姐说。
关上门前,我依依不捨的回头看着仍然倒在地上喘息的『妹妹』。
陈小姐说「放心,她要回复成空白的女孩,还有好几天的时间。这几个晚上,你可以好好的『疼』她」
「她们有智慧….」
我担心的问着
「既然她们能够像人一般的学习,那么她们也会开始思考。难道她们长大后不会觉醒,认为自己不该属于这个地方。开始反抗,甚至逃亡。你们有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陈小姐转身看着我,沉默了一阵子。
「很好….你所提出的确实曾经困扰着我们」
她接着说:「可是这个问题已经不存在了。怎么说呢!!我们限制了这些女孩子脑部的发展。让她们的智能唯持在小孩子的程度。大约是小学二年级的程度吧。」
「她们不会因为自我学习而突破这个限制吗??」
我问她。
「不会的…我以实验室中的猩猩为例好了。」她答覆着我。
「就算挑出最聪明的猩猩来训练。你也只能教导到让它用简单的肢体语言和人类交谈。从来没有发生过猩猩会开口说话的事情。当然我们培育出来的女孩子比猩猩更远接近人类。但是人权或是自由对她们来说,却是她们的智力所无法思考的事情。她们的思考仅仅围绕在如何由性行为中获得更大的乐趣那就是我们赋与她们的天性」
我颤抖着,人类不但超越了上帝的角色,更进一步的控制着他所创造的生物。
看到我的困扰,陈小姐握住我的手。
「不必去想太多事,有关技术上的问题,有我们的科学家为您解决。您只需好好的享受。」
随着她的带领。我们继续今天的行程。
——————————————————————————–
土八路续貂——向PS君致敬!
昨天我花了一晚上,写了一篇淫兽校园的续篇,唉!写错了,应该是校园淫兽怪我,谁让我想当然的把文章搞错了。虽然进行了修改,但不是量体而做总有些遗憾。
下午又研读了供选择的几篇文章,就选了PS君的作品。(下午政治学习我这个想混入共产党的家伙,一边听着报告,一边构思着本文….很幽默是不是?)
——————————————————————————–
突然,我发现车窗旁出现了不少,身材酷似似终极战士,体态极其健美的裸体男士,每个人都好像古希腊的大力神般充满了雄性的魅力,给人以安全感,和一种依赖感,同时长像和 TOP GUN 中的男主角一样给人以英俊的感觉(我不知到台湾这两个演员的译名,相信大家都知道)
「他们是…..?」我有些吃惊的问道。
「您不要忘了,世界上有一半是女人,而那些富人中也有很大一部分是女性,我们怎么能把她们给忘掉呢? 这些男人就是给他们準备的。他们每个人都有超强的体迫,和一夜十发以上的性能力,不管多么饥渴的蕩妇也会满足的。」陈小姐答到。
「同时,他们的体能也是极其可观的,但又极其恭顺,可以像狗一样为人作任何事。」
说着,陈小姐走下车,对其中的一个人说到:「把我的鞋舔乾净。」
那个男人立刻,五体投地的趴下,用舌头将陈小姐的鞋舔得像新鞋一样。
「大便。」陈小姐又说到。
男人立刻使劲大便。
「吃掉它」
那个男人又毫不犹豫的执行了命令。看着他吃掉自己的大便,我有一丝异样的感觉出现在心头,同时感到噁心。
陈小姐得意的回到车上,对我说:「看到了吧,这些男人正是那些贵妇人的宠物,他们只对我们给他们指定的主人忠顺。另外我们还有一类男人,请你参观吧。」
说完,车继续前进。
我们通过更加严密的安全检查,到了一间大地下室,当我推开门,我吓的倒退了两步只见,一个像极日本昭和天皇的男人正在舔一个女人的脚趾,而另一个 Bill Gates正张着嘴被当做一个女人的尿盆。
在他们的身后历任美国总统,俄国的总统……一大队世界首脑正像待售的奴隶般依壁而站,每个人都浑身赤裸…….
我实在是被震惊了,心头涌起一种说不出的恐惧。
这些科学家太可怕了,如果用这些人替换真人,那时世界将掌握在他们的手中。光外面那些面首,组织起来就是一支悍不畏死无敌铁军,在他们脑海中每有死亡的概念,如果灌输进杀戮,极效忠某人的观念,那……我实在不敢再想了。
「…..用他们来满足那些受够这些政要气的大富翁的报复心,杀死或者废掉都可以…..」
陈小姐的话我全然没有听进去,脑海中出现的确是另一幅画面
「我被干掉,一个像我一样的人造人替代我,董事长也被替代掉……而陈小姐则在笑………」
「您有什么看法?」
我的思绪被陈小姐打断
「相当好,简直是天才的发明」
我的确佩服的说到。
「今天我们就到这里吧,晚上,你还要陪你妹妹吧?今天我们满足了你近亲相姦的梦想,晚上你会发现你妹妹会有特殊的变化。」
话音落后,她像一个燕子般翩翩而去。
——————————————————————————–
当我回到自己的房间,不禁对看到的景象吃了又一惊。
妹妹颈上带着一条狗链,双手反绑在身后,乳房也被绳索捆绑着,跪在地上。
身上除了绳子与狗链在没有任何东西,而链子的另一头栓在客厅的桌子上,桌子上放着一条黑色的马鞭。
看到我进来,妹妹像小狗一样发出欢喜的叫声,跪行着向我移动过来。
我望这个像妹妹的『人』,裤裆里支起了帐棚。
一种想要虐待她的想法不禁涌上心头,在家中每个人都当她是公主,从小就宠她,我更是把这个小妹妹当成宝。
「我要打她,强姦她,蹂躏她,用脚,用鞭子,用蜡烛…….」
我心中那个头上长角的自我在狂喊。
妹妹行到一半时链子限制了她的行动,使她一下失去了平衡,倒在地上,但她仍然挣扎着要向我爬来。
嘴里吶吶到:「虐待我吧,哥哥,打我,打我…….」
我抓起桌子上的鞭子,啪的一声抽到了她的身上。
「啊!」
她发出一声哀鸣,娇小的身躯颤抖了一下,扭动着身躯,将臀部抬高举向我
「求..求你再用力一些,再将我打得更疼一些。」
我手中的鞭子不停的挥舞,啪,啪,随着每一声声音都在她雪白的肌肤上留下红色的血印。
「啊..啊….啊……」
虽然表情有些苦闷,可是她的眼神确已经沉浸在快乐中了,每想到她竞是如此的渴望,我一点也不留情的再次挥动着鞭子。
啪..啪..啪..啪..啪..啪
她一边翻滚,一边惨叫,但叫声中确含有一种期待,同时她的眼睛也像蒙了一层雾水般迷茫的看着我。
我再也受不了了,我扔掉鞭子,一下脱下自己的裤子,露出已经朝天耸立的阴茎。而她确像乾渴的人看到水一样,虽然双手被捆绑,身上满是伤痕,但立刻爬到我脚下,一口含住它,拼命的吸吮,随着唾液发出的啪嚓,啪嚓我的阴茎在她嘴里进进出出,小巧的舌头刺激着我龟头的每一部分,如此的感觉使我冒出了鸡皮疙瘩,而她仍然疯狂的猛烈摩擦着我的宝贝。
「我….我快不行了」
正当我脑海中浮出这样的念头,火热的液体已经喷勃而出。
而她,毫不犹豫的将它吞咽下去……..
当我晚上搂着妹妹躺在床上时,我仔细的想了今天发生的事。越想越觉得不对。
我认为这里面一定有阴谋。
首先,按照公司的阶级,我是总经理,仅次于董事长,这种视察的工作一般不会让我出马,而且这项工作我一直不知道,确突然硬性的非派我来,就更让人起疑心。
其次,董事长原来是商界奇才,我就是因为崇拜他才步入商界的,而现在他才50岁刚出头头脑确像换了一个人,简直是一团浆子,要不是我这个总经理撑着,公司早垮了。
原先我以为是他江郎才尽,现在看看我这个妹妹,我不禁对他的身份有些怀疑了。
再有,公司近来股东对于资金的流向发出了很多不满,提出要罢免董事长,几家大股东已经放下话不要召开股东大会,我已经是内定的最主要的董事长候选人,此时派我来……..
正当我辗转反侧时,突然门口传来一声轻响,我一下坐了起来。
妹妹也醒过来,刚要发声,我一下用枕头压住了她的头,晚上疯狂完以后,我并未给她鬆绑,此时她以为我们又要开始新一轮的游戏,她兴奋的扭动起来。
我将她的嘴堵上后,下床躲在卧室的门后
(忘了说明,我是一个合气道7段,以及空手道9段同时在服兵役时我参加的是特种部队,用的政府士兵奖学金拿的MBA)
乓…门一下被撞开两个黑衣男人闯进房间,用一种麻醉枪向床上连连发射,妹妹被射中了好几发,像一条鱼般在床上抽动。
我一下从门后跳出,一脚踢在一个人的下身,接着反手一掌切在另一人的颈部。两人都失去了抵抗的能力…….
——————————————————————————–
(由于时间有限,我又想完整的完成一篇,因此下面所写的是我构思的最简单一种结尾,另两个较长的结尾,我将看看是否有人感兴趣,如果有,我再继续写。)
当我捆好来人,后掀开面纱,不出我所料,果然是投资对象–那个老头,另一个则是陈小姐。
他们两个人对我怒目而视。
我先开口说:「想不到,是这样收场吧,俩位?如果你们下午动手,我可能还未察觉,但下午参观完名人地下室后我就有所察觉。你们动手太晚了。你们谁能对我讲讲到底是怎么一会事儿。谁先说?」
老头瞪了陈小姐一眼,骂到:「笨蛋,谁让你带她到地下室去的。」
陈小姐:「谁想到,他会发现呢!!!」
「到底你们说不说?」我不耐烦的问到。
「你不能把我们怎样,董事长会放了我们的,你有麻烦了。」老头威胁到。
「是吗?那小姐说说?」
我转而对陈小姐问到。
「哼!」
她扭过头一言不发。
「给脸不要脸,看到时候谁求谁。」我狠狠的说。
在特战队,我受过刑训的训练,一直没试过,今天用上用场了。
我将两人放到两间屋子,防止互相干扰。然后略作準备,就开始了。
我先走到老头边上,刚掀开他的衣服,发现他竟然带着心脏起搏器,没办法,他是不行了。这里又没有自白剂,只好以后再动他了。
我走到外间屋,陈小姐正用力的想挣开绳子,但是无济于事的,我用的是美军的捆猪式腕,颈,踝,三关节相连,越动越紧,现在她已经有些喘不过气来。
我将她的下颌关节卸下防止她自杀,同时也不会大叫。下颌关节一卸下,口水马上就流了出来。
她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我
「再问一次,妳要是说了,咱们俩都痛快」
我试图再次劝说。
但她确毫不妥协的瞪着我。
好..好..好…我到要看看妳忍得忍不得…..我心道。
我将她的双腿推到胸部,固定住,再将她放到大理石的长条桌上,与桌面固定。连额头也用绳子固定住,这样她除了能眨眼,身体丝毫晃动不了。(桌子是固定在地面上的)
这时我拿出了我的刑训工具…..
我将两节从外面花园中取出的铁丝,一根插入她的尿道一根插入肛门,这两下,虽然难受但她好像还受得住,好,看下面的。我取出打火机,拷着两节铁丝。
不一会儿,她发出好像非人类的呵呵声,全身没有一块肌肉不在收缩,冷汗不断的从头,身上冒出,捆她的绳子由于她的挣扎全陷入了肉中,背后的双手攥成拳头,捏紧的使得关节都发白了,下腹部更是硬得像一块木板。
她极力想动动身体,来缓解疼痛,但由于我将她固定在桌子上,这样更是使绳子吃进了肉中。
「说不说?说了我就不在烤了」
我问到:「如果同意,就眨眨眼睛」
一下,两下,我终于鬆了一口气,毕竟我不是一个虐待狂。
「这是一个大骗局,所有的人都是我们雇的,根本没有什么人造人,都是假的。」
陈小姐一口气说完这些。
我确犹如五雷轰顶。
「什么,都是假的?」
「那些女孩…….」
「你们投入了421亿美元,我们只用了不到一亿就雇到了这些女孩,现在的女孩性观念都很开放。那些男人也一样,如今有钱什么买不到」陈小姐答到。
「那…那些政要呢?」
「是化妆术与整容术的作用,我们就是因为你在地下室的表现不对,发现你看出那不是生物技术的产物,才决定下手的。」
此时的我好像在严冬掉入冰洞,全身不由自主的发起抖来。
「天那!!我完全想错了。」
这个结果太!!太!!太!!太!!太!!太!!太!!!!!!出乎我的想像了。
「里间的那个女孩…..」
我怀着侥倖的心情问到,多希望她也是雇的。
「那就是你妹妹,我们用你的名义将她骗来的。」
「为…为..为什么她会和我…..」
「我们请了一个催眠大师,对她进行了催眠,让她认为是你的情人,同时让她有被虐倾向。」
「你们为什么要来袭击我们?」
「我们想抓住你,用你与妹妹的性交录像来要挟你与我们合作。」
「哈!!哈!!哈哈!!!!哈!」
我由笑转为大哭,我简直是个白痴呀!!
我用力的捶自己的胸口。
「那个催眠师是谁?告诉我。」
「他已经死了。」
「谁能解吗?」我问到。
「老头可以,你放开我们,咱们合作……我,我愿意作你的女奴。」
「好吧。」
我用一布堵住她的嘴,又将铁丝插入她的两个洞中,用一根电阻丝绕在上面,结上了电源。她又像一条鱼般想扭动起来……..
而我则走向老头,我没有说话,将他的起搏器旁放了一个干扰器,说白了就是一个电磁铁…….
十分钟后,我走到,疼昏过去两次,又被刺激醒两次的陈小姐身旁,对她说:「老头死了,死于心脏病,妳怎么看。」
「那你妹妹…」
「有一个,奴隶小妹妹也没什么不好的。反正我父母都死了。再说现在整容术很发达嘛。」
「那我….」
「她将死于火灾,而你将变为我妹妹,你明白了吗?」
我笑着对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