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母戊鼎出土真相_历史

时间:2019-11-01 18:52   来源:

锯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鼎的一只耳锯了下来。此时有一位长者看到好端端的一个大鼎被砸得千疮百孔,又被锯掉一耳,心有不忍,乃出面制止。吴培文也怕把鼎砸毁之后,万一这个古骨商不要了,就再难以出手了,鉴于这一原因,大鼎得以保存。正在吴氏兄弟发愁如何尽快出手之时,被驻安阳飞机场的日本警备队侦知,队长水野大佐派出一队人马前往武官村拿问。在一番威胁利诱下,视财如命的吴培文当然不肯轻易交出,最后把此前盗掘的一只小型青铜鼎给了日本人蒙混过关。日本人走后,吴氏兄弟不敢再提卖鼎之事,并把此鼎转移到猪圈等处秘藏。司母戊鼎被重新掘出后,先存于安阳县政府。同年十月底,为庆祝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60寿辰,国民党驻豫北司令长官王仲廉,用专车把该鼎运抵南京作寿礼,蒋指示拨交中央博物院备处保存。1948年夏,该鼎在南京首次公开展出,此为蒋亲临参观并在鼎前留影。国民政府在败退时,终究因重量问题没有把其运往台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该鼎存于南京博物院,1959年转交中国历史博物馆保存。后来看到的方鼎两耳是补修上去的。抗战胜利,山河重整,文物保护再度得到重视。1946年,安阳古物保存会人员侦知司母戊鼎被盗掘经过与匿藏地点,迅速上报中央政府。根据国民政府指令,派人令吴培文限期交出大鼎,否则,将拿入大牢,或喝辣椒汤,或坐老虎凳,或是将脖子上那个肉球砍掉,就看吴氏自己的态度与选择了。面对严峻的法令和政府官员凌励的攻势,吴培文抵抗不过,只得把鼎无条件地交出。【文章主体来源:《千古学案——夏商周断代工程解密记》,有删改】当当网,2019年10月27日最新发布,独家推出点击进入——考古中国系列点击进入——考古中国大系列

锯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鼎的一只耳锯了下来。此时有一位长者看到好端端的一个大鼎被砸得千疮百孔,又被锯掉一耳,心有不忍,乃出面制止。吴培文也怕把鼎砸毁之后,万一这个古骨商不要了,就再难以出手了,鉴于这一原因,大鼎得以保存。正在吴氏兄弟发愁如何尽快出手之时,被驻安阳飞机场的日本警备队侦知,队长水野大佐派出一队人马前往武官村拿问。在一番威胁利诱下,视财如命的吴培文当然不肯轻易交出,最后把此前盗掘的一只小型青铜鼎给了日本人蒙混过关。日本人走后,吴氏兄弟不敢再提卖鼎之事,并把此鼎转移到猪圈等处秘藏。司母戊鼎被重新掘出后,先存于安阳县政府。同年十月底,为庆祝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60寿辰,国民党驻豫北司令长官王仲廉,用专车把该鼎运抵南京作寿礼,蒋指示拨交中央博物院备处保存。1948年夏,该鼎在南京首次公开展出,此为蒋亲临参观并在鼎前留影。国民政府在败退时,终究因重量问题没有把其运往台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该鼎存于南京博物院,1959年转交中国历史博物馆保存。后来看到的方鼎两耳是补修上去的。抗战胜利,山河重整,文物保护再度得到重视。1946年,安阳古物保存会人员侦知司母戊鼎被盗掘经过与匿藏地点,迅速上报中央政府。根据国民政府指令,派人令吴培文限期交出大鼎,否则,将拿入大牢,或喝辣椒汤,或坐老虎凳,或是将脖子上那个肉球砍掉,就看吴氏自己的态度与选择了。面对严峻的法令和政府官员凌励的攻势,吴培文抵抗不过,只得把鼎无条件地交出。【文章主体来源:《千古学案——夏商周断代工程解密记》,有删改】当当网,2019年10月27日最新发布,独家推出点击进入——考古中国系列点击进入——考古中国大系列司母戊鼎出土真相

锯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鼎的一只耳锯了下来。此时有一位长者看到好端端的一个大鼎被砸得千疮百孔,又被锯掉一耳,心有不忍,乃出面制止。吴培文也怕把鼎砸毁之后,万一这个古骨商不要了,就再难以出手了,鉴于这一原因,大鼎得以保存。正在吴氏兄弟发愁如何尽快出手之时,被驻安阳飞机场的日本警备队侦知,队长水野大佐派出一队人马前往武官村拿问。在一番威胁利诱下,视财如命的吴培文当然不肯轻易交出,最后把此前盗掘的一只小型青铜鼎给了日本人蒙混过关。日本人走后,吴氏兄弟不敢再提卖鼎之事,并把此鼎转移到猪圈等处秘藏。司母戊鼎被重新掘出后,先存于安阳县政府。同年十月底,为庆祝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60寿辰,国民党驻豫北司令长官王仲廉,用专车把该鼎运抵南京作寿礼,蒋指示拨交中央博物院备处保存。1948年夏,该鼎在南京首次公开展出,此为蒋亲临参观并在鼎前留影。国民政府在败退时,终究因重量问题没有把其运往台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该鼎存于南京博物院,1959年转交中国历史博物馆保存。后来看到的方鼎两耳是补修上去的。抗战胜利,山河重整,文物保护再度得到重视。1946年,安阳古物保存会人员侦知司母戊鼎被盗掘经过与匿藏地点,迅速上报中央政府。根据国民政府指令,派人令吴培文限期交出大鼎,否则,将拿入大牢,或喝辣椒汤,或坐老虎凳,或是将脖子上那个肉球砍掉,就看吴氏自己的态度与选择了。面对严峻的法令和政府官员凌励的攻势,吴培文抵抗不过,只得把鼎无条件地交出。【文章主体来源:《千古学案——夏商周断代工程解密记》,有删改】当当网,2019年10月27日最新发布,独家推出点击进入——考古中国系列点击进入——考古中国大系列司母戊鼎出土真相

修复后的司母锯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鼎的一只耳锯了下来。此时有一位长者看到好端端的一个大鼎被砸得千疮百孔,又被锯掉一耳,心有不忍,乃出面制止。吴培文也怕把鼎砸毁之后,万一这个古骨商不要了,就再难以出手了,鉴于这一原因,大鼎得以保存。正在吴氏兄弟发愁如何尽快出手之时,被驻安阳飞机场的日本警备队侦知,队长水野大佐派出一队人马前往武官村拿问。在一番威胁利诱下,视财如命的吴培文当然不肯轻易交出,最后把此前盗掘的一只小型青铜鼎给了日本人蒙混过关。日本人走后,吴氏兄弟不敢再提卖鼎之事,并把此鼎转移到猪圈等处秘藏。司母戊鼎被重新掘出后,先存于安阳县政府。同年十月底,为庆祝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60寿辰,国民党驻豫北司令长官王仲廉,用专车把该鼎运抵南京作寿礼,蒋指示拨交中央博物院备处保存。1948年夏,该鼎在南京首次公开展出,此为蒋亲临参观并在鼎前留影。国民政府在败退时,终究因重量问题没有把其运往台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该鼎存于南京博物院,1959年转交中国历史博物馆保存。后来看到的方鼎两耳是补修上去的。抗战胜利,山河重整,文物保护再度得到重视。1946年,安阳古物保存会人员侦知司母戊鼎被盗掘经过与匿藏地点,迅速上报中央政府。根据国民政府指令,派人令吴培文限期交出大鼎,否则,将拿入大牢,或喝辣椒汤,或坐老虎凳,或是将脖子上那个肉球砍掉,就看吴氏自己的态度与选择了。面对严峻的法令和政府官员凌励的攻势,吴培文抵抗不过,只得把鼎无条件地交出。【文章主体来源:《千古学案——夏商周断代工程解密记》,有删改】当当网,2019年10月27日最新发布,独家推出点击进入——考古中国系列点击进入——考古中国大系列戊鼎

    好像是几年前了,央视“以史为鉴”栏目播出了殷墟出土的青铜器之王——司母戊方鼎出土经过与流传故事。画面中,一个与这件国之重器有关的司母戊鼎出土真相修复后的司母戊鼎好像是几年前了,央视“以史为鉴”栏目播出了殷墟出土的青铜器之王——司母戊方鼎出土经过与流传故事。画面中,一个与这件国之重器有关的老农说:“反正我这一辈子啥事也没有干过,啥工作也没有,光顾着在外头跑了!(笑)……好在这个大鼎,没让外国人弄走。”节目播出后,受访的那个叫吴培文的农民,受到部分不明真相,或不习惯用自己的大脑思考、或被洗的四大皆空、或压根就没有过自己脑子者的追捧。其中有一个叫许石林的公社社员或生产大队队员,以《这个河南农民感动了我》为题,公开为其人歌功颂德。文中说道:“说到这儿,老人的脸上并没有丝毫的想像中似乎应该有的得意,也没有想像中应该有的自豪神色,他的表情自然平静得就像在地里挖了窝红薯或是掐了把菜叶一样,停顿了一下,突然像是有些羞涩地,他耄耋之年的脸上,一下子呈现出孩童般明澈天真的表情,用他地道的河南口音重重地说,像是对着天空,也像是自言自语:‘要不,咱落个啥名气吗?’”又说:“吴培文的人生命运都是因为‘司母戊大方鼎’的发掘和保护,在我们当下的道德语境和文化氛围里,看他的行为,几乎让人感到不可思议。”按许文的说法,这个当年纠集一批社会闲杂人员盗掘国之重器——司母戊方鼎的吴培文,不但无罪,反而有功,堪比尧舜,成了我等劳苦大众学习的样板了。那么,举世闻名的司母戊方鼎是如何出土的,背景与事实又是如何呢?吴培文是不是人民大众学习的榜样呢?标准答案:不是。请看这一事件的历史真相:1899年,清朝国子监祭酒王懿荣在北京发现、鉴定并开始购藏带字甲骨。1909年,古文字学家罗振玉访知甲骨确切出土于河南安阳小屯村,并于次年考知这个地方就是《史记》记载的“洹水南,殷墟上”的殷墟,即商朝的“武乙之都”。安阳殷墟全景,此为中国商朝晚期国家跳动的心脏。1928年10月,中华民国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派研究人员董作宾,率领考古发掘团赴安阳小屯殷墟进行科学发掘,中国近代考古学的大幕由此拉开。在此前的30年中,由于殷墟甲骨文被收藏者重视并高价收藏(一个字二两银子),当地乡民开始私自挖掘,并引起大批古董商、外省人与外国人纷纷云集安阳重价收购出土甲骨文与青铜器等古物。至中央研究院正式对安阳殷墟科学发掘时,被挖出的有字甲骨约50000片以上,青铜器不计其数。这些珍贵的文物全部被卖掉,流失于日本、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十二个国家和地区。鉴于安阳殷墟与全国各地盗掘古物严重,1930年,国民政府颁布《古物保存法》,明确规定:“本法所称古物是指与考古学历史学古生物学及其他与文化有关之一切古物而言。”“采掘古物以中央或省市直辖之学术机关为限”,任何个人与没有办理执照的学术团体不得擅自发掘云云。1932年,国民政府设立“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并制定了《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组织条例》,从而加大了文物的保护力度,盗掘之风受到不同程度的扼制。中央研究院发掘的殷墟王陵区M1002大墓形制(台北,中研院史语所提供,勿转载)就在中央研究院考古发掘团进入殷墟发掘之时,此处的乡民已有了多年的盗掘古物的经验与传统,所搜求的古物范围越来越大,所谓“爵杯花老农说:“反正我这一辈子啥事也没有干过,啥工作也没有,光顾着在外头跑了!(笑)……好在这个大鼎,没让外国人弄走。”

   节目播出后,受访的那个叫吴培文的农民,受到部分不明真相,或不习惯用自己的大脑思考、或被洗的四大皆空、或压根就没有过自己脑子者的追捧。其中有一个叫许石林的公社社员或生产大队队员,以《这个河南农民感动了我》为题,公开为其人歌功颂德。文中说道:“锯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鼎的一只耳锯了下来。此时有一位长者看到好端端的一个大鼎被砸得千疮百孔,又被锯掉一耳,心有不忍,乃出面制止。吴培文也怕把鼎砸毁之后,万一这个古骨商不要了,就再难以出手了,鉴于这一原因,大鼎得以保存。正在吴氏兄弟发愁如何尽快出手之时,被驻安阳飞机场的日本警备队侦知,队长水野大佐派出一队人马前往武官村拿问。在一番威胁利诱下,视财如命的吴培文当然不肯轻易交出,最后把此前盗掘的一只小型青铜鼎给了日本人蒙混过关。日本人走后,吴氏兄弟不敢再提卖鼎之事,并把此鼎转移到猪圈等处秘藏。司母戊鼎被重新掘出后,先存于安阳县政府。同年十月底,为庆祝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60寿辰,国民党驻豫北司令长官王仲廉,用专车把该鼎运抵南京作寿礼,蒋指示拨交中央博物院备处保存。1948年夏,该鼎在南京首次公开展出,此为蒋亲临参观并在鼎前留影。国民政府在败退时,终究因重量问题没有把其运往台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该鼎存于南京博物院,1959年转交中国历史博物馆保存。后来看到的方鼎两耳是补修上去的。抗战胜利,山河重整,文物保护再度得到重视。1946年,安阳古物保存会人员侦知司母戊鼎被盗掘经过与匿藏地点,迅速上报中央政府。根据国民政府指令,派人令吴培文限期交出大鼎,否则,将拿入大牢,或喝辣椒汤,或坐老虎凳,或是将脖子上那个肉球砍掉,就看吴氏自己的态度与选择了。面对严峻的法令和政府官员凌励的攻势,吴培文抵抗不过,只得把鼎无条件地交出。【文章主体来源:《千古学案——夏商周断代工程解密记》,有删改】当当网,2019年10月27日最新发布,独家推出点击进入——考古中国系列点击进入——考古中国大系列说到这儿,老人的脸上并没有丝毫的想像中似乎应该有的得意,也没有想像中应该有的自豪神色,他的表情自然平静得就像在地里挖了窝红薯或是掐了把菜叶一样,停顿了一下,突然像是有些羞涩地,他耄耋之年的脸上,一下子呈现出孩童般明澈天真的表情,用他地道的河南口音重重地说,像是对着天空,也像是自言自语:‘要不,咱落个啥名气吗?’”又说:“吴培文的人生命运都是因为‘司母戊大方鼎’的发掘和保护,在我们当下的道德语境和文化氛围里,看他的行为,几乎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按许文的说法,这个当年纠集一批社会闲杂人员盗掘国之重器——司母戊方鼎的吴培文,不但无罪,反而有功,堪比尧舜,成了我等劳苦大众学习的样板了。

插(觚)玉戈头”,什么样的古物都在盗掘搜求之列。眼见中央研究院发掘团到来,以及政府明令禁止私自盗掘古物,坏了自己靠盗掘古物发财致富的好事,在大为恼火的同时,一些乡民开始与中央研究院发掘人员或明或间地对抗,并进行人身威胁。面对险恶的局面,中研院发掘团不得不电请冯玉祥派官兵携带武器弹药,到现场保护和弹压。当时报纸登载的冯玉祥部进驻安阳殷墟弹压盗掘者图影。自左至右:坐者一为李济,二为裴文中,右立者右二为董作宾,右一董光忠,其他为冯部长官与士兵。即是如此,利欲熏心者仍蠢蠢俗动,趁夜深人静之时,招集一批无业游民与流氓无产者,跑到田野庄稼地或隐敝的地沟里像老鼠打洞一样四处开挖,另有一部分乡民在自家院内、屋内甚至锅台底下,悄悄发掘。整个殷墟从村庄到田野窟窿遍地,一片狼籍。1937年春,盗掘之风更盛,乡民公然张贴标语,叫喊“打倒摧残人民生计的董(作宾)、梁(思永)”,“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等口号,气焰极为嚣张。对此,董作宾把拍摄的劫余之古物照片背后题字“百姓之灯”,以示自嘲与愤怒。董作宾对此事的记录(台北,董玉京提供,勿转载)中央研究院发掘的殷墟王陵区M1004号大墓中的鹿鼎与牛鼎(台北,中研究史语所所供,勿转载)。自1928年开始,由中央研究院史语所主持的殷墟发掘,共进行了九年十五次,于抗战前的1937年6月被迫结束。考古人员共发掘10座王陵,以及王陵周围2000多座小墓和鸟坑、兽坑、车马坑等祭祀坑。出土有字甲骨24918片。所揭露的商代大墓规模浩大,雄伟壮观,虽经盗掘,成千上万件丰富精美的铜器、玉器、骨器、石雕等出土文物令人瞠目,举世震惊。中研院发掘的YH127甲骨坑起运时的情景(台北,中研究史语所提供,勿转载)1939年,因国民党军队溃退,安阳被日军占领,殷墟成为国民政府难以顾及的真空地带。就在这样一个国破家亡的特殊背景下,司母戊鼎惨遭盗掘与蹂躏。这年3月的一天深夜,殷墟地界的武官村农民兼小商人吴培文,突然想起两年前殷墟发掘团主持人梁思永(梁启超之子),曾在西北冈东区吴家柏树坟下探测出商朝王陵,并与村长商量发掘之事,后因吴家人不答应而作罢。顺着这条线索,吴培文于月黑风高中扛着洛阳铲,与兄弟吴希增在距柏树坟不远处开始钻探。几个夜晚的折腾,终于发现了一座陪藏墓和埋藏的古物。翌日深夜,吴培文兄弟摸黑在此处挖了一个宽2尺、长6尺的大坑。下半夜时,在距地下十米左右的地方突然发现了像牛犊一样大小的铜鼎伏在泥水中,二人惊喜若狂。鸡叫时分,二人赶紧用土遮盖后溜之乎也。第二天夜里,吴氏兄弟找了十几个乡民来到坑边,把覆土挖出,口含牛皮灯盏,用绳索绑缚住大鼎,七手八脚地把这个庞然大物拉了上来。不知为何,鼎上少了一耳,吴氏兄弟顾不得许多,吆喝人把鼎抬到一辆早已准备好的马车上拉回吴培文家,当夜挖抗埋入一个粪堆底下隐藏起来。未久,风声走漏,一古董商闻讯来到武官村找到吴培文,表示要出20万大洋购买此物,但为了方便运输,必须把这个鼎肢解成十块左右方能装箱运走。吴氏兄弟心动,在当地寻觅几名高手前来劈砸大鼎。经过镐头锤子的一番折腾,敦厚的大鼎没有被劈开。另有一人找来

   那么,举世闻名的司母戊方鼎是如何出土的,背景与事实又是如何呢?吴培文是不是人民大众学习的榜样呢?标准答案:不是。

   请看这一事件的历史真相:

   1899年,清朝国子监祭酒王懿荣在北京发现、鉴定并开始购藏带字甲骨。

锯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鼎的一只耳锯了下来。此时有一位长者看到好端端的一个大鼎被砸得千疮百孔,又被锯掉一耳,心有不忍,乃出面制止。吴培文也怕把鼎砸毁之后,万一这个古骨商不要了,就再难以出手了,鉴于这一原因,大鼎得以保存。正在吴氏兄弟发愁如何尽快出手之时,被驻安阳飞机场的日本警备队侦知,队长水野大佐派出一队人马前往武官村拿问。在一番威胁利诱下,视财如命的吴培文当然不肯轻易交出,最后把此前盗掘的一只小型青铜鼎给了日本人蒙混过关。日本人走后,吴氏兄弟不敢再提卖鼎之事,并把此鼎转移到猪圈等处秘藏。司母戊鼎被重新掘出后,先存于安阳县政府。同年十月底,为庆祝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60寿辰,国民党驻豫北司令长官王仲廉,用专车把该鼎运抵南京作寿礼,蒋指示拨交中央博物院备处保存。1948年夏,该鼎在南京首次公开展出,此为蒋亲临参观并在鼎前留影。国民政府在败退时,终究因重量问题没有把其运往台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该鼎存于南京博物院,1959年转交中国历史博物馆保存。后来看到的方鼎两耳是补修上去的。抗战胜利,山河重整,文物保护再度得到重视。1946年,安阳古物保存会人员侦知司母戊鼎被盗掘经过与匿藏地点,迅速上报中央政府。根据国民政府指令,派人令吴培文限期交出大鼎,否则,将拿入大牢,或喝辣椒汤,或坐老虎凳,或是将脖子上那个肉球砍掉,就看吴氏自己的态度与选择了。面对严峻的法令和政府官员凌励的攻势,吴培文抵抗不过,只得把鼎无条件地交出。【文章主体来源:《千古学案——夏商周断代工程解密记》,有删改】当当网,2019年10月27日最新发布,独家推出点击进入——考古中国系列点击进入——考古中国大系列

   1909年,古文字学家罗振玉访知甲骨确切出土于河南安阳小屯村,并于次年考知这个地方就是《史记》记载的“洹水南,殷墟上”的殷墟,即商朝的“武乙之都”。

司母戊鼎出土真相

安阳殷墟全景,此为中国商朝晚期国家跳动的心脏。

   1928年10月,中华民国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派研究人员董作宾,率领考古发掘团赴安阳小屯殷墟进行科学发掘,中国近代考古学的大幕由此拉开。

锯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鼎的一只耳锯了下来。此时有一位长者看到好端端的一个大鼎被砸得千疮百孔,又被锯掉一耳,心有不忍,乃出面制止。吴培文也怕把鼎砸毁之后,万一这个古骨商不要了,就再难以出手了,鉴于这一原因,大鼎得以保存。正在吴氏兄弟发愁如何尽快出手之时,被驻安阳飞机场的日本警备队侦知,队长水野大佐派出一队人马前往武官村拿问。在一番威胁利诱下,视财如命的吴培文当然不肯轻易交出,最后把此前盗掘的一只小型青铜鼎给了日本人蒙混过关。日本人走后,吴氏兄弟不敢再提卖鼎之事,并把此鼎转移到猪圈等处秘藏。司母戊鼎被重新掘出后,先存于安阳县政府。同年十月底,为庆祝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60寿辰,国民党驻豫北司令长官王仲廉,用专车把该鼎运抵南京作寿礼,蒋指示拨交中央博物院备处保存。1948年夏,该鼎在南京首次公开展出,此为蒋亲临参观并在鼎前留影。国民政府在败退时,终究因重量问题没有把其运往台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该鼎存于南京博物院,1959年转交中国历史博物馆保存。后来看到的方鼎两耳是补修上去的。抗战胜利,山河重整,文物保护再度得到重视。1946年,安阳古物保存会人员侦知司母戊鼎被盗掘经过与匿藏地点,迅速上报中央政府。根据国民政府指令,派人令吴培文限期交出大鼎,否则,将拿入大牢,或喝辣椒汤,或坐老虎凳,或是将脖子上那个肉球砍掉,就看吴氏自己的态度与选择了。面对严峻的法令和政府官员凌励的攻势,吴培文抵抗不过,只得把鼎无条件地交出。【文章主体来源:《千古学案——夏商周断代工程解密记》,有删改】当当网,2019年10月27日最新发布,独家推出点击进入——考古中国系列点击进入——考古中国大系列

   在此前的30年中,由于殷墟甲骨文被收藏者重视并高价收藏(一个字二两银子),当地乡民开始私自挖掘,并引起大批古董商、外省人与外国人纷纷云集安阳重价收购出土甲骨文与青铜器等古物。至中央研究院正式对安阳殷墟科学发掘时,被挖出的有字甲骨约50000片以上,青铜器不计其数。这些珍贵的文物全部被卖掉,流失于日本、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十二个国家和地区。鉴于安阳殷墟与全国各地盗掘古物严重,1930年,国民政府颁布《古物保存法》,明确规定:“本法所称古物是指与考古学历史学古生物学及其他与文化有关之一切古物而言。”“采掘古物以中央或省市直辖之学术机关为限”,任何个人与没有办理执照的学术团体不得擅自发掘云云。1932年,国民政府设立“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并制定了《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组织条例》,从而加大了文物的保护力度,盗掘之风受到不同程度的扼制。

司母戊鼎出土真相修复后的司母戊鼎好像是几年前了,央视“以史为鉴”栏目播出了殷墟出土的青铜器之王——司母戊方鼎出土经过与流传故事。画面中,一个与这件国之重器有关的老农说:“反正我这一辈子啥事也没有干过,啥工作也没有,光顾着在外头跑了!(笑)……好在这个大鼎,没让外国人弄走。”节目播出后,受访的那个叫吴培文的农民,受到部分不明真相,或不习惯用自己的大脑思考、或被洗的四大皆空、或压根就没有过自己脑子者的追捧。其中有一个叫许石林的公社社员或生产大队队员,以《这个河南农民感动了我》为题,公开为其人歌功颂德。文中说道:“说到这儿,老人的脸上并没有丝毫的想像中似乎应该有的得意,也没有想像中应该有的自豪神色,他的表情自然平静得就像在地里挖了窝红薯或是掐了把菜叶一样,停顿了一下,突然像是有些羞涩地,他耄耋之年的脸上,一下子呈现出孩童般明澈天真的表情,用他地道的河南口音重重地说,像是对着天空,也像是自言自语:‘要不,咱落个啥名气吗?’”又说:“吴培文的人生命运都是因为‘司母戊大方鼎’的发掘和保护,在我们当下的道德语境和文化氛围里,看他的行为,几乎让人感到不可思议。”按许文的说法,这个当年纠集一批社会闲杂人员盗掘国之重器——司母戊方鼎的吴培文,不但无罪,反而有功,堪比尧舜,成了我等劳苦大众学习的样板了。那么,举世闻名的司母戊方鼎是如何出土的,背景与事实又是如何呢?吴培文是不是人民大众学习的榜样呢?标准答案:不是。请看这一事件的历史真相:1899年,清朝国子监祭酒王懿荣在北京发现、鉴定并开始购藏带字甲骨。1909年,古文字学家罗振玉访知甲骨确切出土于河南安阳小屯村,并于次年考知这个地方就是《史记》记载的“洹水南,殷墟上”的殷墟,即商朝的“武乙之都”。安阳殷墟全景,此为中国商朝晚期国家跳动的心脏。1928年10月,中华民国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派研究人员董作宾,率领考古发掘团赴安阳小屯殷墟进行科学发掘,中国近代考古学的大幕由此拉开。在此前的30年中,由于殷墟甲骨文被收藏者重视并高价收藏(一个字二两银子),当地乡民开始私自挖掘,并引起大批古董商、外省人与外国人纷纷云集安阳重价收购出土甲骨文与青铜器等古物。至中央研究院正式对安阳殷墟科学发掘时,被挖出的有字甲骨约50000片以上,青铜器不计其数。这些珍贵的文物全部被卖掉,流失于日本、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十二个国家和地区。鉴于安阳殷墟与全国各地盗掘古物严重,1930年,国民政府颁布《古物保存法》,明确规定:“本法所称古物是指与考古学历史学古生物学及其他与文化有关之一切古物而言。”“采掘古物以中央或省市直辖之学术机关为限”,任何个人与没有办理执照的学术团体不得擅自发掘云云。1932年,国民政府设立“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并制定了《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组织条例》,从而加大了文物的保护力度,盗掘之风受到不同程度的扼制。中央研究院发掘的殷墟王陵区M1002大墓形制(台北,中研院史语所提供,勿转载)就在中央研究院考古发掘团进入殷墟发掘之时,此处的乡民已有了多年的盗掘古物的经验与传统,所搜求的古物范围越来越大,所谓“爵杯花司母戊鼎出土真相

中央研究院发掘的殷墟王陵区M1002大墓形制(台北,中研院史语所提供,勿转载)

   就在中央研究院考古发掘团进入殷墟发掘之时,此处的乡民已有了多年的盗掘古物的经验与传统,所搜求的古物范围越来越大,所谓“爵杯花插(觚)玉戈头”,什么样的古物都在盗掘搜求之列。眼见中央研究院发掘团到来,以及政府明令禁止私自盗掘古物,坏了自己靠盗掘古物发财致富的好事,在大为恼火的同时,一些乡民开始与中央研究院发掘人员或明或间地对抗,并进行人身威胁。面对险恶的局面,中研院发掘团不得不电请冯玉祥派官兵携带武器弹药,到现场保护和弹压。

插(觚)玉戈头”,什么样的古物都在盗掘搜求之列。眼见中央研究院发掘团到来,以及政府明令禁止私自盗掘古物,坏了自己靠盗掘古物发财致富的好事,在大为恼火的同时,一些乡民开始与中央研究院发掘人员或明或间地对抗,并进行人身威胁。面对险恶的局面,中研院发掘团不得不电请冯玉祥派官兵携带武器弹药,到现场保护和弹压。当时报纸登载的冯玉祥部进驻安阳殷墟弹压盗掘者图影。自左至右:坐者一为李济,二为裴文中,右立者右二为董作宾,右一董光忠,其他为冯部长官与士兵。即是如此,利欲熏心者仍蠢蠢俗动,趁夜深人静之时,招集一批无业游民与流氓无产者,跑到田野庄稼地或隐敝的地沟里像老鼠打洞一样四处开挖,另有一部分乡民在自家院内、屋内甚至锅台底下,悄悄发掘。整个殷墟从村庄到田野窟窿遍地,一片狼籍。1937年春,盗掘之风更盛,乡民公然张贴标语,叫喊“打倒摧残人民生计的董(作宾)、梁(思永)”,“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等口号,气焰极为嚣张。对此,董作宾把拍摄的劫余之古物照片背后题字“百姓之灯”,以示自嘲与愤怒。董作宾对此事的记录(台北,董玉京提供,勿转载)中央研究院发掘的殷墟王陵区M1004号大墓中的鹿鼎与牛鼎(台北,中研究史语所所供,勿转载)。自1928年开始,由中央研究院史语所主持的殷墟发掘,共进行了九年十五次,于抗战前的1937年6月被迫结束。考古人员共发掘10座王陵,以及王陵周围2000多座小墓和鸟坑、兽坑、车马坑等祭祀坑。出土有字甲骨24918片。所揭露的商代大墓规模浩大,雄伟壮观,虽经盗掘,成千上万件丰富精美的铜器、玉器、骨器、石雕等出土文物令人瞠目,举世震惊。中研院发掘的YH127甲骨坑起运时的情景(台北,中研究史语所提供,勿转载)1939年,因国民党军队溃退,安阳被日军占领,殷墟成为国民政府难以顾及的真空地带。就在这样一个国破家亡的特殊背景下,司母戊鼎惨遭盗掘与蹂躏。这年3月的一天深夜,殷墟地界的武官村农民兼小商人吴培文,突然想起两年前殷墟发掘团主持人梁思永(梁启超之子),曾在西北冈东区吴家柏树坟下探测出商朝王陵,并与村长商量发掘之事,后因吴家人不答应而作罢。顺着这条线索,吴培文于月黑风高中扛着洛阳铲,与兄弟吴希增在距柏树坟不远处开始钻探。几个夜晚的折腾,终于发现了一座陪藏墓和埋藏的古物。翌日深夜,吴培文兄弟摸黑在此处挖了一个宽2尺、长6尺的大坑。下半夜时,在距地下十米左右的地方突然发现了像牛犊一样大小的铜鼎伏在泥水中,二人惊喜若狂。鸡叫时分,二人赶紧用土遮盖后溜之乎也。第二天夜里,吴氏兄弟找了十几个乡民来到坑边,把覆土挖出,口含牛皮灯盏,用绳索绑缚住大鼎,七手八脚地把这个庞然大物拉了上来。不知为何,鼎上少了一耳,吴氏兄弟顾不得许多,吆喝人把鼎抬到一辆早已准备好的马车上拉回吴培文家,当夜挖抗埋入一个粪堆底下隐藏起来。未久,风声走漏,一古董商闻讯来到武官村找到吴培文,表示要出20万大洋购买此物,但为了方便运输,必须把这个鼎肢解成十块左右方能装箱运走。吴氏兄弟心动,在当地寻觅几名高手前来劈砸大鼎。经过镐头锤子的一番折腾,敦厚的大鼎没有被劈开。另有一人找来司母戊鼎出土真相

当时报纸登载的冯玉祥部进驻安阳殷墟弹压盗掘者图影。

自左至右:坐者一为李济,二为裴文中,右立者右二为董作宾,右一董光忠,

其他为冯部长官与士兵。

   即是如此,利欲熏心者仍蠢蠢俗动,趁夜深人静之时,招集一批无业游民与流氓无产者,跑到田野庄稼地或隐敝的地沟里像老鼠打洞一样四处开挖,另有一部分乡民在自家院内、屋内甚至锅台底下,悄悄发掘。整个殷墟从村庄到田野窟窿遍地,一片狼籍。1937年春,盗掘之风更盛,乡民公然张贴标语,叫喊“打倒摧残人民生计的董(作宾)、梁(思永)”,“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等口号,气焰极为嚣张。对此,董作宾把拍摄的劫余之古物照片背后题字“百姓之灯”,以示自嘲与愤怒。

司母戊鼎出土真相

董作宾对此事的记录(台北,董玉京提供,勿转载)

锯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鼎的一只耳锯了下来。此时有一位长者看到好端端的一个大鼎被砸得千疮百孔,又被锯掉一耳,心有不忍,乃出面制止。吴培文也怕把鼎砸毁之后,万一这个古骨商不要了,就再难以出手了,鉴于这一原因,大鼎得以保存。正在吴氏兄弟发愁如何尽快出手之时,被驻安阳飞机场的日本警备队侦知,队长水野大佐派出一队人马前往武官村拿问。在一番威胁利诱下,视财如命的吴培文当然不肯轻易交出,最后把此前盗掘的一只小型青铜鼎给了日本人蒙混过关。日本人走后,吴氏兄弟不敢再提卖鼎之事,并把此鼎转移到猪圈等处秘藏。司母戊鼎被重新掘出后,先存于安阳县政府。同年十月底,为庆祝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60寿辰,国民党驻豫北司令长官王仲廉,用专车把该鼎运抵南京作寿礼,蒋指示拨交中央博物院备处保存。1948年夏,该鼎在南京首次公开展出,此为蒋亲临参观并在鼎前留影。国民政府在败退时,终究因重量问题没有把其运往台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该鼎存于南京博物院,1959年转交中国历史博物馆保存。后来看到的方鼎两耳是补修上去的。抗战胜利,山河重整,文物保护再度得到重视。1946年,安阳古物保存会人员侦知司母戊鼎被盗掘经过与匿藏地点,迅速上报中央政府。根据国民政府指令,派人令吴培文限期交出大鼎,否则,将拿入大牢,或喝辣椒汤,或坐老虎凳,或是将脖子上那个肉球砍掉,就看吴氏自己的态度与选择了。面对严峻的法令和政府官员凌励的攻势,吴培文抵抗不过,只得把鼎无条件地交出。【文章主体来源:《千古学案——夏商周断代工程解密记》,有删改】当当网,2019年10月27日最新发布,独家推出点击进入——考古中国系列点击进入——考古中国大系列

司母戊鼎出土真相

司母戊鼎出土真相修复后的司母戊鼎好像是几年前了,央视“以史为鉴”栏目播出了殷墟出土的青铜器之王——司母戊方鼎出土经过与流传故事。画面中,一个与这件国之重器有关的老农说:“反正我这一辈子啥事也没有干过,啥工作也没有,光顾着在外头跑了!(笑)……好在这个大鼎,没让外国人弄走。”节目播出后,受访的那个叫吴培文的农民,受到部分不明真相,或不习惯用自己的大脑思考、或被洗的四大皆空、或压根就没有过自己脑子者的追捧。其中有一个叫许石林的公社社员或生产大队队员,以《这个河南农民感动了我》为题,公开为其人歌功颂德。文中说道:“说到这儿,老人的脸上并没有丝毫的想像中似乎应该有的得意,也没有想像中应该有的自豪神色,他的表情自然平静得就像在地里挖了窝红薯或是掐了把菜叶一样,停顿了一下,突然像是有些羞涩地,他耄耋之年的脸上,一下子呈现出孩童般明澈天真的表情,用他地道的河南口音重重地说,像是对着天空,也像是自言自语:‘要不,咱落个啥名气吗?’”又说:“吴培文的人生命运都是因为‘司母戊大方鼎’的发掘和保护,在我们当下的道德语境和文化氛围里,看他的行为,几乎让人感到不可思议。”按许文的说法,这个当年纠集一批社会闲杂人员盗掘国之重器——司母戊方鼎的吴培文,不但无罪,反而有功,堪比尧舜,成了我等劳苦大众学习的样板了。那么,举世闻名的司母戊方鼎是如何出土的,背景与事实又是如何呢?吴培文是不是人民大众学习的榜样呢?标准答案:不是。请看这一事件的历史真相:1899年,清朝国子监祭酒王懿荣在北京发现、鉴定并开始购藏带字甲骨。1909年,古文字学家罗振玉访知甲骨确切出土于河南安阳小屯村,并于次年考知这个地方就是《史记》记载的“洹水南,殷墟上”的殷墟,即商朝的“武乙之都”。安阳殷墟全景,此为中国商朝晚期国家跳动的心脏。1928年10月,中华民国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派研究人员董作宾,率领考古发掘团赴安阳小屯殷墟进行科学发掘,中国近代考古学的大幕由此拉开。在此前的30年中,由于殷墟甲骨文被收藏者重视并高价收藏(一个字二两银子),当地乡民开始私自挖掘,并引起大批古董商、外省人与外国人纷纷云集安阳重价收购出土甲骨文与青铜器等古物。至中央研究院正式对安阳殷墟科学发掘时,被挖出的有字甲骨约50000片以上,青铜器不计其数。这些珍贵的文物全部被卖掉,流失于日本、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十二个国家和地区。鉴于安阳殷墟与全国各地盗掘古物严重,1930年,国民政府颁布《古物保存法》,明确规定:“本法所称古物是指与考古学历史学古生物学及其他与文化有关之一切古物而言。”“采掘古物以中央或省市直辖之学术机关为限”,任何个人与没有办理执照的学术团体不得擅自发掘云云。1932年,国民政府设立“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并制定了《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组织条例》,从而加大了文物的保护力度,盗掘之风受到不同程度的扼制。中央研究院发掘的殷墟王陵区M1002大墓形制(台北,中研院史语所提供,勿转载)就在中央研究院考古发掘团进入殷墟发掘之时,此处的乡民已有了多年的盗掘古物的经验与传统,所搜求的古物范围越来越大,所谓“爵杯花

                 中央研究院发掘的殷墟王陵区M1004号大墓中的鹿鼎与牛鼎

(台北,中研究史语所所供,勿转载)。

   自1928年开始,由中央研究院史语所主持的殷墟发掘,共进行了九年十五次,于抗战前的1937年6月被迫结束。考古人员共发掘10座王陵,以及王陵周围2000多座小墓和鸟坑、兽坑、车马坑等祭祀坑。出土有字甲骨24918片。所揭露的商代大墓规模浩大,雄伟壮观,虽经盗掘,成千上万件丰富精美的铜器、玉器、骨器、石雕等出土文物令人瞠目,举世震惊。

司母戊鼎出土真相

             司母戊鼎出土真相修复后的司母戊鼎好像是几年前了,央视“以史为鉴”栏目播出了殷墟出土的青铜器之王——司母戊方鼎出土经过与流传故事。画面中,一个与这件国之重器有关的老农说:“反正我这一辈子啥事也没有干过,啥工作也没有,光顾着在外头跑了!(笑)……好在这个大鼎,没让外国人弄走。”节目播出后,受访的那个叫吴培文的农民,受到部分不明真相,或不习惯用自己的大脑思考、或被洗的四大皆空、或压根就没有过自己脑子者的追捧。其中有一个叫许石林的公社社员或生产大队队员,以《这个河南农民感动了我》为题,公开为其人歌功颂德。文中说道:“说到这儿,老人的脸上并没有丝毫的想像中似乎应该有的得意,也没有想像中应该有的自豪神色,他的表情自然平静得就像在地里挖了窝红薯或是掐了把菜叶一样,停顿了一下,突然像是有些羞涩地,他耄耋之年的脸上,一下子呈现出孩童般明澈天真的表情,用他地道的河南口音重重地说,像是对着天空,也像是自言自语:‘要不,咱落个啥名气吗?’”又说:“吴培文的人生命运都是因为‘司母戊大方鼎’的发掘和保护,在我们当下的道德语境和文化氛围里,看他的行为,几乎让人感到不可思议。”按许文的说法,这个当年纠集一批社会闲杂人员盗掘国之重器——司母戊方鼎的吴培文,不但无罪,反而有功,堪比尧舜,成了我等劳苦大众学习的样板了。那么,举世闻名的司母戊方鼎是如何出土的,背景与事实又是如何呢?吴培文是不是人民大众学习的榜样呢?标准答案:不是。请看这一事件的历史真相:1899年,清朝国子监祭酒王懿荣在北京发现、鉴定并开始购藏带字甲骨。1909年,古文字学家罗振玉访知甲骨确切出土于河南安阳小屯村,并于次年考知这个地方就是《史记》记载的“洹水南,殷墟上”的殷墟,即商朝的“武乙之都”。安阳殷墟全景,此为中国商朝晚期国家跳动的心脏。1928年10月,中华民国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派研究人员董作宾,率领考古发掘团赴安阳小屯殷墟进行科学发掘,中国近代考古学的大幕由此拉开。在此前的30年中,由于殷墟甲骨文被收藏者重视并高价收藏(一个字二两银子),当地乡民开始私自挖掘,并引起大批古董商、外省人与外国人纷纷云集安阳重价收购出土甲骨文与青铜器等古物。至中央研究院正式对安阳殷墟科学发掘时,被挖出的有字甲骨约50000片以上,青铜器不计其数。这些珍贵的文物全部被卖掉,流失于日本、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十二个国家和地区。鉴于安阳殷墟与全国各地盗掘古物严重,1930年,国民政府颁布《古物保存法》,明确规定:“本法所称古物是指与考古学历史学古生物学及其他与文化有关之一切古物而言。”“采掘古物以中央或省市直辖之学术机关为限”,任何个人与没有办理执照的学术团体不得擅自发掘云云。1932年,国民政府设立“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并制定了《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组织条例》,从而加大了文物的保护力度,盗掘之风受到不同程度的扼制。中央研究院发掘的殷墟王陵区M1002大墓形制(台北,中研院史语所提供,勿转载)就在中央研究院考古发掘团进入殷墟发掘之时,此处的乡民已有了多年的盗掘古物的经验与传统,所搜求的古物范围越来越大,所谓“爵杯花中研院发掘的YH127甲骨坑起运时的情景(台北,中研究史语所提供,勿转载)

   1939年,因国民党军队溃退,安阳被日军占领,殷墟成为国民政府难以顾及的真空地带。就在这样一个国破家亡的特殊背景下,司母戊鼎惨遭盗掘与蹂躏。

   这年3月的一天深夜,殷墟地界的武官村农民兼小商人吴培文,突然想起两年前殷墟发掘团主持人梁思永(梁启超之子),曾在西北冈东区吴家柏树坟下探测出商朝王陵,并与村长商量发掘之事,后因吴家人不答应而作罢。顺着这条线索,吴培文于月黑风高中扛着洛阳铲,与兄弟吴希增在距柏树坟不远处开始钻探。几个夜晚的折腾,终于发现了一座陪藏墓和埋藏的古物。翌日深夜,吴培文兄弟摸黑在此处挖了一个宽2尺、长6尺的大坑。下半夜时,在距地下十米左右的地方突然发现了像牛犊一样大小的铜鼎伏在泥水中,二人惊喜若狂。鸡叫时分,二人赶紧用土遮盖后溜之乎也。

锯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鼎的一只耳锯了下来。此时有一位长者看到好端端的一个大鼎被砸得千疮百孔,又被锯掉一耳,心有不忍,乃出面制止。吴培文也怕把鼎砸毁之后,万一这个古骨商不要了,就再难以出手了,鉴于这一原因,大鼎得以保存。正在吴氏兄弟发愁如何尽快出手之时,被驻安阳飞机场的日本警备队侦知,队长水野大佐派出一队人马前往武官村拿问。在一番威胁利诱下,视财如命的吴培文当然不肯轻易交出,最后把此前盗掘的一只小型青铜鼎给了日本人蒙混过关。日本人走后,吴氏兄弟不敢再提卖鼎之事,并把此鼎转移到猪圈等处秘藏。司母戊鼎被重新掘出后,先存于安阳县政府。同年十月底,为庆祝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60寿辰,国民党驻豫北司令长官王仲廉,用专车把该鼎运抵南京作寿礼,蒋指示拨交中央博物院备处保存。1948年夏,该鼎在南京首次公开展出,此为蒋亲临参观并在鼎前留影。国民政府在败退时,终究因重量问题没有把其运往台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该鼎存于南京博物院,1959年转交中国历史博物馆保存。后来看到的方鼎两耳是补修上去的。抗战胜利,山河重整,文物保护再度得到重视。1946年,安阳古物保存会人员侦知司母戊鼎被盗掘经过与匿藏地点,迅速上报中央政府。根据国民政府指令,派人令吴培文限期交出大鼎,否则,将拿入大牢,或喝辣椒汤,或坐老虎凳,或是将脖子上那个肉球砍掉,就看吴氏自己的态度与选择了。面对严峻的法令和政府官员凌励的攻势,吴培文抵抗不过,只得把鼎无条件地交出。【文章主体来源:《千古学案——夏商周断代工程解密记》,有删改】当当网,2019年10月27日最新发布,独家推出点击进入——考古中国系列点击进入——考古中国大系列   第二天夜里,吴氏兄弟找了十几个乡民来到坑边,把覆土挖出,口含牛皮灯盏,用绳索绑缚住大鼎,七手八脚地把这个庞然大物拉了上来。不知为何,鼎上少了一耳,吴氏兄弟顾不得许多,吆喝人把鼎抬到一辆早已准备好的马车上拉回吴培文家,当夜挖抗埋入一个粪堆底下隐藏起来。 未久,风声走漏,一古董商闻讯来到武官村找到吴培文,表示要出20万大洋购买此物,但为了方便运输,必须把这个鼎肢解成十块左右方能装箱运走。吴氏兄弟心动,在当地寻觅几名高手前来劈砸大鼎。经过镐头锤子的一番折腾,敦厚的大鼎没有被劈开。另有一人找来锯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鼎的一只耳锯了下来。此时有一位长者看到好端端的一个大鼎被砸得千疮百孔,又被锯掉一耳,心有不忍,乃出面制止。吴培文也怕把鼎砸毁之后,万一这个古骨商不要了,就再难以出手了,鉴于这一原因,大鼎得以保存。

插(觚)玉戈头”,什么样的古物都在盗掘搜求之列。眼见中央研究院发掘团到来,以及政府明令禁止私自盗掘古物,坏了自己靠盗掘古物发财致富的好事,在大为恼火的同时,一些乡民开始与中央研究院发掘人员或明或间地对抗,并进行人身威胁。面对险恶的局面,中研院发掘团不得不电请冯玉祥派官兵携带武器弹药,到现场保护和弹压。当时报纸登载的冯玉祥部进驻安阳殷墟弹压盗掘者图影。自左至右:坐者一为李济,二为裴文中,右立者右二为董作宾,右一董光忠,其他为冯部长官与士兵。即是如此,利欲熏心者仍蠢蠢俗动,趁夜深人静之时,招集一批无业游民与流氓无产者,跑到田野庄稼地或隐敝的地沟里像老鼠打洞一样四处开挖,另有一部分乡民在自家院内、屋内甚至锅台底下,悄悄发掘。整个殷墟从村庄到田野窟窿遍地,一片狼籍。1937年春,盗掘之风更盛,乡民公然张贴标语,叫喊“打倒摧残人民生计的董(作宾)、梁(思永)”,“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等口号,气焰极为嚣张。对此,董作宾把拍摄的劫余之古物照片背后题字“百姓之灯”,以示自嘲与愤怒。董作宾对此事的记录(台北,董玉京提供,勿转载)中央研究院发掘的殷墟王陵区M1004号大墓中的鹿鼎与牛鼎(台北,中研究史语所所供,勿转载)。自1928年开始,由中央研究院史语所主持的殷墟发掘,共进行了九年十五次,于抗战前的1937年6月被迫结束。考古人员共发掘10座王陵,以及王陵周围2000多座小墓和鸟坑、兽坑、车马坑等祭祀坑。出土有字甲骨24918片。所揭露的商代大墓规模浩大,雄伟壮观,虽经盗掘,成千上万件丰富精美的铜器、玉器、骨器、石雕等出土文物令人瞠目,举世震惊。中研院发掘的YH127甲骨坑起运时的情景(台北,中研究史语所提供,勿转载)1939年,因国民党军队溃退,安阳被日军占领,殷墟成为国民政府难以顾及的真空地带。就在这样一个国破家亡的特殊背景下,司母戊鼎惨遭盗掘与蹂躏。这年3月的一天深夜,殷墟地界的武官村农民兼小商人吴培文,突然想起两年前殷墟发掘团主持人梁思永(梁启超之子),曾在西北冈东区吴家柏树坟下探测出商朝王陵,并与村长商量发掘之事,后因吴家人不答应而作罢。顺着这条线索,吴培文于月黑风高中扛着洛阳铲,与兄弟吴希增在距柏树坟不远处开始钻探。几个夜晚的折腾,终于发现了一座陪藏墓和埋藏的古物。翌日深夜,吴培文兄弟摸黑在此处挖了一个宽2尺、长6尺的大坑。下半夜时,在距地下十米左右的地方突然发现了像牛犊一样大小的铜鼎伏在泥水中,二人惊喜若狂。鸡叫时分,二人赶紧用土遮盖后溜之乎也。第二天夜里,吴氏兄弟找了十几个乡民来到坑边,把覆土挖出,口含牛皮灯盏,用绳索绑缚住大鼎,七手八脚地把这个庞然大物拉了上来。不知为何,鼎上少了一耳,吴氏兄弟顾不得许多,吆喝人把鼎抬到一辆早已准备好的马车上拉回吴培文家,当夜挖抗埋入一个粪堆底下隐藏起来。未久,风声走漏,一古董商闻讯来到武官村找到吴培文,表示要出20万大洋购买此物,但为了方便运输,必须把这个鼎肢解成十块左右方能装箱运走。吴氏兄弟心动,在当地寻觅几名高手前来劈砸大鼎。经过镐头锤子的一番折腾,敦厚的大鼎没有被劈开。另有一人找来    正在吴氏兄弟发愁如何尽快出手之时,被驻安阳飞机场的日本警备队侦知,队长水野大佐派出一队人马前往武官村拿问。在一番威胁利诱下,视财如命的吴培文当然不肯轻易交出,最后把此前盗掘的一只小型青铜鼎给了日本人蒙混过关。日本人走后,吴氏兄弟不敢再提卖鼎之事,并把此鼎转移到猪圈等处秘藏。

司母戊鼎出土真相

       插(觚)玉戈头”,什么样的古物都在盗掘搜求之列。眼见中央研究院发掘团到来,以及政府明令禁止私自盗掘古物,坏了自己靠盗掘古物发财致富的好事,在大为恼火的同时,一些乡民开始与中央研究院发掘人员或明或间地对抗,并进行人身威胁。面对险恶的局面,中研院发掘团不得不电请冯玉祥派官兵携带武器弹药,到现场保护和弹压。当时报纸登载的冯玉祥部进驻安阳殷墟弹压盗掘者图影。自左至右:坐者一为李济,二为裴文中,右立者右二为董作宾,右一董光忠,其他为冯部长官与士兵。即是如此,利欲熏心者仍蠢蠢俗动,趁夜深人静之时,招集一批无业游民与流氓无产者,跑到田野庄稼地或隐敝的地沟里像老鼠打洞一样四处开挖,另有一部分乡民在自家院内、屋内甚至锅台底下,悄悄发掘。整个殷墟从村庄到田野窟窿遍地,一片狼籍。1937年春,盗掘之风更盛,乡民公然张贴标语,叫喊“打倒摧残人民生计的董(作宾)、梁(思永)”,“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等口号,气焰极为嚣张。对此,董作宾把拍摄的劫余之古物照片背后题字“百姓之灯”,以示自嘲与愤怒。董作宾对此事的记录(台北,董玉京提供,勿转载)中央研究院发掘的殷墟王陵区M1004号大墓中的鹿鼎与牛鼎(台北,中研究史语所所供,勿转载)。自1928年开始,由中央研究院史语所主持的殷墟发掘,共进行了九年十五次,于抗战前的1937年6月被迫结束。考古人员共发掘10座王陵,以及王陵周围2000多座小墓和鸟坑、兽坑、车马坑等祭祀坑。出土有字甲骨24918片。所揭露的商代大墓规模浩大,雄伟壮观,虽经盗掘,成千上万件丰富精美的铜器、玉器、骨器、石雕等出土文物令人瞠目,举世震惊。中研院发掘的YH127甲骨坑起运时的情景(台北,中研究史语所提供,勿转载)1939年,因国民党军队溃退,安阳被日军占领,殷墟成为国民政府难以顾及的真空地带。就在这样一个国破家亡的特殊背景下,司母戊鼎惨遭盗掘与蹂躏。这年3月的一天深夜,殷墟地界的武官村农民兼小商人吴培文,突然想起两年前殷墟发掘团主持人梁思永(梁启超之子),曾在西北冈东区吴家柏树坟下探测出商朝王陵,并与村长商量发掘之事,后因吴家人不答应而作罢。顺着这条线索,吴培文于月黑风高中扛着洛阳铲,与兄弟吴希增在距柏树坟不远处开始钻探。几个夜晚的折腾,终于发现了一座陪藏墓和埋藏的古物。翌日深夜,吴培文兄弟摸黑在此处挖了一个宽2尺、长6尺的大坑。下半夜时,在距地下十米左右的地方突然发现了像牛犊一样大小的铜鼎伏在泥水中,二人惊喜若狂。鸡叫时分,二人赶紧用土遮盖后溜之乎也。第二天夜里,吴氏兄弟找了十几个乡民来到坑边,把覆土挖出,口含牛皮灯盏,用绳索绑缚住大鼎,七手八脚地把这个庞然大物拉了上来。不知为何,鼎上少了一耳,吴氏兄弟顾不得许多,吆喝人把鼎抬到一辆早已准备好的马车上拉回吴培文家,当夜挖抗埋入一个粪堆底下隐藏起来。未久,风声走漏,一古董商闻讯来到武官村找到吴培文,表示要出20万大洋购买此物,但为了方便运输,必须把这个鼎肢解成十块左右方能装箱运走。吴氏兄弟心动,在当地寻觅几名高手前来劈砸大鼎。经过镐头锤子的一番折腾,敦厚的大鼎没有被劈开。另有一人找来司母戊鼎被重新掘出后,先存于安阳县政府。同年十月底,为庆祝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60寿辰,国民党驻豫北司令长官王仲廉,用专车把该鼎运抵南京作寿礼,蒋指示拨交中央博物院备处保存。1948年夏,该鼎在南京首次公开展出,此为蒋亲临参观并在鼎前留影。

插(觚)玉戈头”,什么样的古物都在盗掘搜求之列。眼见中央研究院发掘团到来,以及政府明令禁止私自盗掘古物,坏了自己靠盗掘古物发财致富的好事,在大为恼火的同时,一些乡民开始与中央研究院发掘人员或明或间地对抗,并进行人身威胁。面对险恶的局面,中研院发掘团不得不电请冯玉祥派官兵携带武器弹药,到现场保护和弹压。当时报纸登载的冯玉祥部进驻安阳殷墟弹压盗掘者图影。自左至右:坐者一为李济,二为裴文中,右立者右二为董作宾,右一董光忠,其他为冯部长官与士兵。即是如此,利欲熏心者仍蠢蠢俗动,趁夜深人静之时,招集一批无业游民与流氓无产者,跑到田野庄稼地或隐敝的地沟里像老鼠打洞一样四处开挖,另有一部分乡民在自家院内、屋内甚至锅台底下,悄悄发掘。整个殷墟从村庄到田野窟窿遍地,一片狼籍。1937年春,盗掘之风更盛,乡民公然张贴标语,叫喊“打倒摧残人民生计的董(作宾)、梁(思永)”,“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等口号,气焰极为嚣张。对此,董作宾把拍摄的劫余之古物照片背后题字“百姓之灯”,以示自嘲与愤怒。董作宾对此事的记录(台北,董玉京提供,勿转载)中央研究院发掘的殷墟王陵区M1004号大墓中的鹿鼎与牛鼎(台北,中研究史语所所供,勿转载)。自1928年开始,由中央研究院史语所主持的殷墟发掘,共进行了九年十五次,于抗战前的1937年6月被迫结束。考古人员共发掘10座王陵,以及王陵周围2000多座小墓和鸟坑、兽坑、车马坑等祭祀坑。出土有字甲骨24918片。所揭露的商代大墓规模浩大,雄伟壮观,虽经盗掘,成千上万件丰富精美的铜器、玉器、骨器、石雕等出土文物令人瞠目,举世震惊。中研院发掘的YH127甲骨坑起运时的情景(台北,中研究史语所提供,勿转载)1939年,因国民党军队溃退,安阳被日军占领,殷墟成为国民政府难以顾及的真空地带。就在这样一个国破家亡的特殊背景下,司母戊鼎惨遭盗掘与蹂躏。这年3月的一天深夜,殷墟地界的武官村农民兼小商人吴培文,突然想起两年前殷墟发掘团主持人梁思永(梁启超之子),曾在西北冈东区吴家柏树坟下探测出商朝王陵,并与村长商量发掘之事,后因吴家人不答应而作罢。顺着这条线索,吴培文于月黑风高中扛着洛阳铲,与兄弟吴希增在距柏树坟不远处开始钻探。几个夜晚的折腾,终于发现了一座陪藏墓和埋藏的古物。翌日深夜,吴培文兄弟摸黑在此处挖了一个宽2尺、长6尺的大坑。下半夜时,在距地下十米左右的地方突然发现了像牛犊一样大小的铜鼎伏在泥水中,二人惊喜若狂。鸡叫时分,二人赶紧用土遮盖后溜之乎也。第二天夜里,吴氏兄弟找了十几个乡民来到坑边,把覆土挖出,口含牛皮灯盏,用绳索绑缚住大鼎,七手八脚地把这个庞然大物拉了上来。不知为何,鼎上少了一耳,吴氏兄弟顾不得许多,吆喝人把鼎抬到一辆早已准备好的马车上拉回吴培文家,当夜挖抗埋入一个粪堆底下隐藏起来。未久,风声走漏,一古董商闻讯来到武官村找到吴培文,表示要出20万大洋购买此物,但为了方便运输,必须把这个鼎肢解成十块左右方能装箱运走。吴氏兄弟心动,在当地寻觅几名高手前来劈砸大鼎。经过镐头锤子的一番折腾,敦厚的大鼎没有被劈开。另有一人找来

     国民政府在败退时,终究因重量问题没有把其运往台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该鼎于南京博物院,1959年转交中国历史博物馆保存。后来看到的方鼎两耳是补修上去的。

     抗战胜利,山河重整,文物保护再度得到重视。1946年,安阳古物保存会人员侦知司母戊鼎被盗掘经过与匿藏地点,迅速上报中央政府。根据国民政府指令,派人令吴培文限期交出大鼎,否则,将拿入大牢,或喝辣椒汤,或坐老虎凳,或是将脖子上那个肉球砍掉,就看吴氏自己的态度与选择了。面对严峻的法令和政府官员凌励的攻势,吴培文抵抗不过,只得把鼎无条件地交出。

锯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鼎的一只耳锯了下来。此时有一位长者看到好端端的一个大鼎被砸得千疮百孔,又被锯掉一耳,心有不忍,乃出面制止。吴培文也怕把鼎砸毁之后,万一这个古骨商不要了,就再难以出手了,鉴于这一原因,大鼎得以保存。正在吴氏兄弟发愁如何尽快出手之时,被驻安阳飞机场的日本警备队侦知,队长水野大佐派出一队人马前往武官村拿问。在一番威胁利诱下,视财如命的吴培文当然不肯轻易交出,最后把此前盗掘的一只小型青铜鼎给了日本人蒙混过关。日本人走后,吴氏兄弟不敢再提卖鼎之事,并把此鼎转移到猪圈等处秘藏。司母戊鼎被重新掘出后,先存于安阳县政府。同年十月底,为庆祝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60寿辰,国民党驻豫北司令长官王仲廉,用专车把该鼎运抵南京作寿礼,蒋指示拨交中央博物院备处保存。1948年夏,该鼎在南京首次公开展出,此为蒋亲临参观并在鼎前留影。国民政府在败退时,终究因重量问题没有把其运往台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该鼎存于南京博物院,1959年转交中国历史博物馆保存。后来看到的方鼎两耳是补修上去的。抗战胜利,山河重整,文物保护再度得到重视。1946年,安阳古物保存会人员侦知司母戊鼎被盗掘经过与匿藏地点,迅速上报中央政府。根据国民政府指令,派人令吴培文限期交出大鼎,否则,将拿入大牢,或喝辣椒汤,或坐老虎凳,或是将脖子上那个肉球砍掉,就看吴氏自己的态度与选择了。面对严峻的法令和政府官员凌励的攻势,吴培文抵抗不过,只得把鼎无条件地交出。【文章主体来源:《千古学案——夏商周断代工程解密记》,有删改】当当网,2019年10月27日最新发布,独家推出点击进入——考古中国系列点击进入——考古中国大系列 

 锯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鼎的一只耳锯了下来。此时有一位长者看到好端端的一个大鼎被砸得千疮百孔,又被锯掉一耳,心有不忍,乃出面制止。吴培文也怕把鼎砸毁之后,万一这个古骨商不要了,就再难以出手了,鉴于这一原因,大鼎得以保存。正在吴氏兄弟发愁如何尽快出手之时,被驻安阳飞机场的日本警备队侦知,队长水野大佐派出一队人马前往武官村拿问。在一番威胁利诱下,视财如命的吴培文当然不肯轻易交出,最后把此前盗掘的一只小型青铜鼎给了日本人蒙混过关。日本人走后,吴氏兄弟不敢再提卖鼎之事,并把此鼎转移到猪圈等处秘藏。司母戊鼎被重新掘出后,先存于安阳县政府。同年十月底,为庆祝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60寿辰,国民党驻豫北司令长官王仲廉,用专车把该鼎运抵南京作寿礼,蒋指示拨交中央博物院备处保存。1948年夏,该鼎在南京首次公开展出,此为蒋亲临参观并在鼎前留影。国民政府在败退时,终究因重量问题没有把其运往台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该鼎存于南京博物院,1959年转交中国历史博物馆保存。后来看到的方鼎两耳是补修上去的。抗战胜利,山河重整,文物保护再度得到重视。1946年,安阳古物保存会人员侦知司母戊鼎被盗掘经过与匿藏地点,迅速上报中央政府。根据国民政府指令,派人令吴培文限期交出大鼎,否则,将拿入大牢,或喝辣椒汤,或坐老虎凳,或是将脖子上那个肉球砍掉,就看吴氏自己的态度与选择了。面对严峻的法令和政府官员凌励的攻势,吴培文抵抗不过,只得把鼎无条件地交出。【文章主体来源:《千古学案——夏商周断代工程解密记》,有删改】当当网,2019年10月27日最新发布,独家推出点击进入——考古中国系列点击进入——考古中国大系列司母戊鼎出土真相修复后的司母戊鼎好像是几年前了,央视“以史为鉴”栏目播出了殷墟出土的青铜器之王——司母戊方鼎出土经过与流传故事。画面中,一个与这件国之重器有关的老农说:“反正我这一辈子啥事也没有干过,啥工作也没有,光顾着在外头跑了!(笑)……好在这个大鼎,没让外国人弄走。”节目播出后,受访的那个叫吴培文的农民,受到部分不明真相,或不习惯用自己的大脑思考、或被洗的四大皆空、或压根就没有过自己脑子者的追捧。其中有一个叫许石林的公社社员或生产大队队员,以《这个河南农民感动了我》为题,公开为其人歌功颂德。文中说道:“说到这儿,老人的脸上并没有丝毫的想像中似乎应该有的得意,也没有想像中应该有的自豪神色,他的表情自然平静得就像在地里挖了窝红薯或是掐了把菜叶一样,停顿了一下,突然像是有些羞涩地,他耄耋之年的脸上,一下子呈现出孩童般明澈天真的表情,用他地道的河南口音重重地说,像是对着天空,也像是自言自语:‘要不,咱落个啥名气吗?’”又说:“吴培文的人生命运都是因为‘司母戊大方鼎’的发掘和保护,在我们当下的道德语境和文化氛围里,看他的行为,几乎让人感到不可思议。”按许文的说法,这个当年纠集一批社会闲杂人员盗掘国之重器——司母戊方鼎的吴培文,不但无罪,反而有功,堪比尧舜,成了我等劳苦大众学习的样板了。那么,举世闻名的司母戊方鼎是如何出土的,背景与事实又是如何呢?吴培文是不是人民大众学习的榜样呢?标准答案:不是。请看这一事件的历史真相:1899年,清朝国子监祭酒王懿荣在北京发现、鉴定并开始购藏带字甲骨。1909年,古文字学家罗振玉访知甲骨确切出土于河南安阳小屯村,并于次年考知这个地方就是《史记》记载的“洹水南,殷墟上”的殷墟,即商朝的“武乙之都”。安阳殷墟全景,此为中国商朝晚期国家跳动的心脏。1928年10月,中华民国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派研究人员董作宾,率领考古发掘团赴安阳小屯殷墟进行科学发掘,中国近代考古学的大幕由此拉开。在此前的30年中,由于殷墟甲骨文被收藏者重视并高价收藏(一个字二两银子),当地乡民开始私自挖掘,并引起大批古董商、外省人与外国人纷纷云集安阳重价收购出土甲骨文与青铜器等古物。至中央研究院正式对安阳殷墟科学发掘时,被挖出的有字甲骨约50000片以上,青铜器不计其数。这些珍贵的文物全部被卖掉,流失于日本、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十二个国家和地区。鉴于安阳殷墟与全国各地盗掘古物严重,1930年,国民政府颁布《古物保存法》,明确规定:“本法所称古物是指与考古学历史学古生物学及其他与文化有关之一切古物而言。”“采掘古物以中央或省市直辖之学术机关为限”,任何个人与没有办理执照的学术团体不得擅自发掘云云。1932年,国民政府设立“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并制定了《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组织条例》,从而加大了文物的保护力度,盗掘之风受到不同程度的扼制。中央研究院发掘的殷墟王陵区M1002大墓形制(台北,中研院史语所提供,勿转载)就在中央研究院考古发掘团进入殷墟发掘之时,此处的乡民已有了多年的盗掘古物的经验与传统,所搜求的古物范围越来越大,所谓“爵杯花司母戊鼎出土真相修复后的司母戊鼎好像是几年前了,央视“以史为鉴”栏目播出了殷墟出土的青铜器之王——司母戊方鼎出土经过与流传故事。画面中,一个与这件国之重器有关的老农说:“反正我这一辈子啥事也没有干过,啥工作也没有,光顾着在外头跑了!(笑)……好在这个大鼎,没让外国人弄走。”节目播出后,受访的那个叫吴培文的农民,受到部分不明真相,或不习惯用自己的大脑思考、或被洗的四大皆空、或压根就没有过自己脑子者的追捧。其中有一个叫许石林的公社社员或生产大队队员,以《这个河南农民感动了我》为题,公开为其人歌功颂德。文中说道:“说到这儿,老人的脸上并没有丝毫的想像中似乎应该有的得意,也没有想像中应该有的自豪神色,他的表情自然平静得就像在地里挖了窝红薯或是掐了把菜叶一样,停顿了一下,突然像是有些羞涩地,他耄耋之年的脸上,一下子呈现出孩童般明澈天真的表情,用他地道的河南口音重重地说,像是对着天空,也像是自言自语:‘要不,咱落个啥名气吗?’”又说:“吴培文的人生命运都是因为‘司母戊大方鼎’的发掘和保护,在我们当下的道德语境和文化氛围里,看他的行为,几乎让人感到不可思议。”按许文的说法,这个当年纠集一批社会闲杂人员盗掘国之重器——司母戊方鼎的吴培文,不但无罪,反而有功,堪比尧舜,成了我等劳苦大众学习的样板了。那么,举世闻名的司母戊方鼎是如何出土的,背景与事实又是如何呢?吴培文是不是人民大众学习的榜样呢?标准答案:不是。请看这一事件的历史真相:1899年,清朝国子监祭酒王懿荣在北京发现、鉴定并开始购藏带字甲骨。1909年,古文字学家罗振玉访知甲骨确切出土于河南安阳小屯村,并于次年考知这个地方就是《史记》记载的“洹水南,殷墟上”的殷墟,即商朝的“武乙之都”。安阳殷墟全景,此为中国商朝晚期国家跳动的心脏。1928年10月,中华民国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派研究人员董作宾,率领考古发掘团赴安阳小屯殷墟进行科学发掘,中国近代考古学的大幕由此拉开。在此前的30年中,由于殷墟甲骨文被收藏者重视并高价收藏(一个字二两银子),当地乡民开始私自挖掘,并引起大批古董商、外省人与外国人纷纷云集安阳重价收购出土甲骨文与青铜器等古物。至中央研究院正式对安阳殷墟科学发掘时,被挖出的有字甲骨约50000片以上,青铜器不计其数。这些珍贵的文物全部被卖掉,流失于日本、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十二个国家和地区。鉴于安阳殷墟与全国各地盗掘古物严重,1930年,国民政府颁布《古物保存法》,明确规定:“本法所称古物是指与考古学历史学古生物学及其他与文化有关之一切古物而言。”“采掘古物以中央或省市直辖之学术机关为限”,任何个人与没有办理执照的学术团体不得擅自发掘云云。1932年,国民政府设立“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并制定了《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组织条例》,从而加大了文物的保护力度,盗掘之风受到不同程度的扼制。中央研究院发掘的殷墟王陵区M1002大墓形制(台北,中研院史语所提供,勿转载)就在中央研究院考古发掘团进入殷墟发掘之时,此处的乡民已有了多年的盗掘古物的经验与传统,所搜求的古物范围越来越大,所谓“爵杯花 司母戊鼎出土真相修复后的司母戊鼎好像是几年前了,央视“以史为鉴”栏目播出了殷墟出土的青铜器之王——司母戊方鼎出土经过与流传故事。画面中,一个与这件国之重器有关的老农说:“反正我这一辈子啥事也没有干过,啥工作也没有,光顾着在外头跑了!(笑)……好在这个大鼎,没让外国人弄走。”节目播出后,受访的那个叫吴培文的农民,受到部分不明真相,或不习惯用自己的大脑思考、或被洗的四大皆空、或压根就没有过自己脑子者的追捧。其中有一个叫许石林的公社社员或生产大队队员,以《这个河南农民感动了我》为题,公开为其人歌功颂德。文中说道:“说到这儿,老人的脸上并没有丝毫的想像中似乎应该有的得意,也没有想像中应该有的自豪神色,他的表情自然平静得就像在地里挖了窝红薯或是掐了把菜叶一样,停顿了一下,突然像是有些羞涩地,他耄耋之年的脸上,一下子呈现出孩童般明澈天真的表情,用他地道的河南口音重重地说,像是对着天空,也像是自言自语:‘要不,咱落个啥名气吗?’”又说:“吴培文的人生命运都是因为‘司母戊大方鼎’的发掘和保护,在我们当下的道德语境和文化氛围里,看他的行为,几乎让人感到不可思议。”按许文的说法,这个当年纠集一批社会闲杂人员盗掘国之重器——司母戊方鼎的吴培文,不但无罪,反而有功,堪比尧舜,成了我等劳苦大众学习的样板了。那么,举世闻名的司母戊方鼎是如何出土的,背景与事实又是如何呢?吴培文是不是人民大众学习的榜样呢?标准答案:不是。请看这一事件的历史真相:1899年,清朝国子监祭酒王懿荣在北京发现、鉴定并开始购藏带字甲骨。1909年,古文字学家罗振玉访知甲骨确切出土于河南安阳小屯村,并于次年考知这个地方就是《史记》记载的“洹水南,殷墟上”的殷墟,即商朝的“武乙之都”。安阳殷墟全景,此为中国商朝晚期国家跳动的心脏。1928年10月,中华民国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派研究人员董作宾,率领考古发掘团赴安阳小屯殷墟进行科学发掘,中国近代考古学的大幕由此拉开。在此前的30年中,由于殷墟甲骨文被收藏者重视并高价收藏(一个字二两银子),当地乡民开始私自挖掘,并引起大批古董商、外省人与外国人纷纷云集安阳重价收购出土甲骨文与青铜器等古物。至中央研究院正式对安阳殷墟科学发掘时,被挖出的有字甲骨约50000片以上,青铜器不计其数。这些珍贵的文物全部被卖掉,流失于日本、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十二个国家和地区。鉴于安阳殷墟与全国各地盗掘古物严重,1930年,国民政府颁布《古物保存法》,明确规定:“本法所称古物是指与考古学历史学古生物学及其他与文化有关之一切古物而言。”“采掘古物以中央或省市直辖之学术机关为限”,任何个人与没有办理执照的学术团体不得擅自发掘云云。1932年,国民政府设立“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并制定了《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组织条例》,从而加大了文物的保护力度,盗掘之风受到不同程度的扼制。中央研究院发掘的殷墟王陵区M1002大墓形制(台北,中研院史语所提供,勿转载)就在中央研究院考古发掘团进入殷墟发掘之时,此处的乡民已有了多年的盗掘古物的经验与传统,所搜求的古物范围越来越大,所谓“爵杯花插(觚)玉戈头”,什么样的古物都在盗掘搜求之列。眼见中央研究院发掘团到来,以及政府明令禁止私自盗掘古物,坏了自己靠盗掘古物发财致富的好事,在大为恼火的同时,一些乡民开始与中央研究院发掘人员或明或间地对抗,并进行人身威胁。面对险恶的局面,中研院发掘团不得不电请冯玉祥派官兵携带武器弹药,到现场保护和弹压。当时报纸登载的冯玉祥部进驻安阳殷墟弹压盗掘者图影。自左至右:坐者一为李济,二为裴文中,右立者右二为董作宾,右一董光忠,其他为冯部长官与士兵。即是如此,利欲熏心者仍蠢蠢俗动,趁夜深人静之时,招集一批无业游民与流氓无产者,跑到田野庄稼地或隐敝的地沟里像老鼠打洞一样四处开挖,另有一部分乡民在自家院内、屋内甚至锅台底下,悄悄发掘。整个殷墟从村庄到田野窟窿遍地,一片狼籍。1937年春,盗掘之风更盛,乡民公然张贴标语,叫喊“打倒摧残人民生计的董(作宾)、梁(思永)”,“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等口号,气焰极为嚣张。对此,董作宾把拍摄的劫余之古物照片背后题字“百姓之灯”,以示自嘲与愤怒。董作宾对此事的记录(台北,董玉京提供,勿转载)中央研究院发掘的殷墟王陵区M1004号大墓中的鹿鼎与牛鼎(台北,中研究史语所所供,勿转载)。自1928年开始,由中央研究院史语所主持的殷墟发掘,共进行了九年十五次,于抗战前的1937年6月被迫结束。考古人员共发掘10座王陵,以及王陵周围2000多座小墓和鸟坑、兽坑、车马坑等祭祀坑。出土有字甲骨24918片。所揭露的商代大墓规模浩大,雄伟壮观,虽经盗掘,成千上万件丰富精美的铜器、玉器、骨器、石雕等出土文物令人瞠目,举世震惊。中研院发掘的YH127甲骨坑起运时的情景(台北,中研究史语所提供,勿转载)1939年,因国民党军队溃退,安阳被日军占领,殷墟成为国民政府难以顾及的真空地带。就在这样一个国破家亡的特殊背景下,司母戊鼎惨遭盗掘与蹂躏。这年3月的一天深夜,殷墟地界的武官村农民兼小商人吴培文,突然想起两年前殷墟发掘团主持人梁思永(梁启超之子),曾在西北冈东区吴家柏树坟下探测出商朝王陵,并与村长商量发掘之事,后因吴家人不答应而作罢。顺着这条线索,吴培文于月黑风高中扛着洛阳铲,与兄弟吴希增在距柏树坟不远处开始钻探。几个夜晚的折腾,终于发现了一座陪藏墓和埋藏的古物。翌日深夜,吴培文兄弟摸黑在此处挖了一个宽2尺、长6尺的大坑。下半夜时,在距地下十米左右的地方突然发现了像牛犊一样大小的铜鼎伏在泥水中,二人惊喜若狂。鸡叫时分,二人赶紧用土遮盖后溜之乎也。第二天夜里,吴氏兄弟找了十几个乡民来到坑边,把覆土挖出,口含牛皮灯盏,用绳索绑缚住大鼎,七手八脚地把这个庞然大物拉了上来。不知为何,鼎上少了一耳,吴氏兄弟顾不得许多,吆喝人把鼎抬到一辆早已准备好的马车上拉回吴培文家,当夜挖抗埋入一个粪堆底下隐藏起来。未久,风声走漏,一古董商闻讯来到武官村找到吴培文,表示要出20万大洋购买此物,但为了方便运输,必须把这个鼎肢解成十块左右方能装箱运走。吴氏兄弟心动,在当地寻觅几名高手前来劈砸大鼎。经过镐头锤子的一番折腾,敦厚的大鼎没有被劈开。另有一人找来 插(觚)玉戈头”,什么样的古物都在盗掘搜求之列。眼见中央研究院发掘团到来,以及政府明令禁止私自盗掘古物,坏了自己靠盗掘古物发财致富的好事,在大为恼火的同时,一些乡民开始与中央研究院发掘人员或明或间地对抗,并进行人身威胁。面对险恶的局面,中研院发掘团不得不电请冯玉祥派官兵携带武器弹药,到现场保护和弹压。当时报纸登载的冯玉祥部进驻安阳殷墟弹压盗掘者图影。自左至右:坐者一为李济,二为裴文中,右立者右二为董作宾,右一董光忠,其他为冯部长官与士兵。即是如此,利欲熏心者仍蠢蠢俗动,趁夜深人静之时,招集一批无业游民与流氓无产者,跑到田野庄稼地或隐敝的地沟里像老鼠打洞一样四处开挖,另有一部分乡民在自家院内、屋内甚至锅台底下,悄悄发掘。整个殷墟从村庄到田野窟窿遍地,一片狼籍。1937年春,盗掘之风更盛,乡民公然张贴标语,叫喊“打倒摧残人民生计的董(作宾)、梁(思永)”,“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等口号,气焰极为嚣张。对此,董作宾把拍摄的劫余之古物照片背后题字“百姓之灯”,以示自嘲与愤怒。董作宾对此事的记录(台北,董玉京提供,勿转载)中央研究院发掘的殷墟王陵区M1004号大墓中的鹿鼎与牛鼎(台北,中研究史语所所供,勿转载)。自1928年开始,由中央研究院史语所主持的殷墟发掘,共进行了九年十五次,于抗战前的1937年6月被迫结束。考古人员共发掘10座王陵,以及王陵周围2000多座小墓和鸟坑、兽坑、车马坑等祭祀坑。出土有字甲骨24918片。所揭露的商代大墓规模浩大,雄伟壮观,虽经盗掘,成千上万件丰富精美的铜器、玉器、骨器、石雕等出土文物令人瞠目,举世震惊。中研院发掘的YH127甲骨坑起运时的情景(台北,中研究史语所提供,勿转载)1939年,因国民党军队溃退,安阳被日军占领,殷墟成为国民政府难以顾及的真空地带。就在这样一个国破家亡的特殊背景下,司母戊鼎惨遭盗掘与蹂躏。这年3月的一天深夜,殷墟地界的武官村农民兼小商人吴培文,突然想起两年前殷墟发掘团主持人梁思永(梁启超之子),曾在西北冈东区吴家柏树坟下探测出商朝王陵,并与村长商量发掘之事,后因吴家人不答应而作罢。顺着这条线索,吴培文于月黑风高中扛着洛阳铲,与兄弟吴希增在距柏树坟不远处开始钻探。几个夜晚的折腾,终于发现了一座陪藏墓和埋藏的古物。翌日深夜,吴培文兄弟摸黑在此处挖了一个宽2尺、长6尺的大坑。下半夜时,在距地下十米左右的地方突然发现了像牛犊一样大小的铜鼎伏在泥水中,二人惊喜若狂。鸡叫时分,二人赶紧用土遮盖后溜之乎也。第二天夜里,吴氏兄弟找了十几个乡民来到坑边,把覆土挖出,口含牛皮灯盏,用绳索绑缚住大鼎,七手八脚地把这个庞然大物拉了上来。不知为何,鼎上少了一耳,吴氏兄弟顾不得许多,吆喝人把鼎抬到一辆早已准备好的马车上拉回吴培文家,当夜挖抗埋入一个粪堆底下隐藏起来。未久,风声走漏,一古董商闻讯来到武官村找到吴培文,表示要出20万大洋购买此物,但为了方便运输,必须把这个鼎肢解成十块左右方能装箱运走。吴氏兄弟心动,在当地寻觅几名高手前来劈砸大鼎。经过镐头锤子的一番折腾,敦厚的大鼎没有被劈开。另有一人找来司母戊鼎出土真相修复后的司母戊鼎好像是几年前了,央视“以史为鉴”栏目播出了殷墟出土的青铜器之王——司母戊方鼎出土经过与流传故事。画面中,一个与这件国之重器有关的老农说:“反正我这一辈子啥事也没有干过,啥工作也没有,光顾着在外头跑了!(笑)……好在这个大鼎,没让外国人弄走。”节目播出后,受访的那个叫吴培文的农民,受到部分不明真相,或不习惯用自己的大脑思考、或被洗的四大皆空、或压根就没有过自己脑子者的追捧。其中有一个叫许石林的公社社员或生产大队队员,以《这个河南农民感动了我》为题,公开为其人歌功颂德。文中说道:“说到这儿,老人的脸上并没有丝毫的想像中似乎应该有的得意,也没有想像中应该有的自豪神色,他的表情自然平静得就像在地里挖了窝红薯或是掐了把菜叶一样,停顿了一下,突然像是有些羞涩地,他耄耋之年的脸上,一下子呈现出孩童般明澈天真的表情,用他地道的河南口音重重地说,像是对着天空,也像是自言自语:‘要不,咱落个啥名气吗?’”又说:“吴培文的人生命运都是因为‘司母戊大方鼎’的发掘和保护,在我们当下的道德语境和文化氛围里,看他的行为,几乎让人感到不可思议。”按许文的说法,这个当年纠集一批社会闲杂人员盗掘国之重器——司母戊方鼎的吴培文,不但无罪,反而有功,堪比尧舜,成了我等劳苦大众学习的样板了。那么,举世闻名的司母戊方鼎是如何出土的,背景与事实又是如何呢?吴培文是不是人民大众学习的榜样呢?标准答案:不是。请看这一事件的历史真相:1899年,清朝国子监祭酒王懿荣在北京发现、鉴定并开始购藏带字甲骨。1909年,古文字学家罗振玉访知甲骨确切出土于河南安阳小屯村,并于次年考知这个地方就是《史记》记载的“洹水南,殷墟上”的殷墟,即商朝的“武乙之都”。安阳殷墟全景,此为中国商朝晚期国家跳动的心脏。1928年10月,中华民国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派研究人员董作宾,率领考古发掘团赴安阳小屯殷墟进行科学发掘,中国近代考古学的大幕由此拉开。在此前的30年中,由于殷墟甲骨文被收藏者重视并高价收藏(一个字二两银子),当地乡民开始私自挖掘,并引起大批古董商、外省人与外国人纷纷云集安阳重价收购出土甲骨文与青铜器等古物。至中央研究院正式对安阳殷墟科学发掘时,被挖出的有字甲骨约50000片以上,青铜器不计其数。这些珍贵的文物全部被卖掉,流失于日本、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十二个国家和地区。鉴于安阳殷墟与全国各地盗掘古物严重,1930年,国民政府颁布《古物保存法》,明确规定:“本法所称古物是指与考古学历史学古生物学及其他与文化有关之一切古物而言。”“采掘古物以中央或省市直辖之学术机关为限”,任何个人与没有办理执照的学术团体不得擅自发掘云云。1932年,国民政府设立“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并制定了《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组织条例》,从而加大了文物的保护力度,盗掘之风受到不同程度的扼制。中央研究院发掘的殷墟王陵区M1002大墓形制(台北,中研院史语所提供,勿转载)就在中央研究院考古发掘团进入殷墟发掘之时,此处的乡民已有了多年的盗掘古物的经验与传统,所搜求的古物范围越来越大,所谓“爵杯花司母戊鼎出土真相修复后的司母戊鼎好像是几年前了,央视“以史为鉴”栏目播出了殷墟出土的青铜器之王——司母戊方鼎出土经过与流传故事。画面中,一个与这件国之重器有关的老农说:“反正我这一辈子啥事也没有干过,啥工作也没有,光顾着在外头跑了!(笑)……好在这个大鼎,没让外国人弄走。”节目播出后,受访的那个叫吴培文的农民,受到部分不明真相,或不习惯用自己的大脑思考、或被洗的四大皆空、或压根就没有过自己脑子者的追捧。其中有一个叫许石林的公社社员或生产大队队员,以《这个河南农民感动了我》为题,公开为其人歌功颂德。文中说道:“说到这儿,老人的脸上并没有丝毫的想像中似乎应该有的得意,也没有想像中应该有的自豪神色,他的表情自然平静得就像在地里挖了窝红薯或是掐了把菜叶一样,停顿了一下,突然像是有些羞涩地,他耄耋之年的脸上,一下子呈现出孩童般明澈天真的表情,用他地道的河南口音重重地说,像是对着天空,也像是自言自语:‘要不,咱落个啥名气吗?’”又说:“吴培文的人生命运都是因为‘司母戊大方鼎’的发掘和保护,在我们当下的道德语境和文化氛围里,看他的行为,几乎让人感到不可思议。”按许文的说法,这个当年纠集一批社会闲杂人员盗掘国之重器——司母戊方鼎的吴培文,不但无罪,反而有功,堪比尧舜,成了我等劳苦大众学习的样板了。那么,举世闻名的司母戊方鼎是如何出土的,背景与事实又是如何呢?吴培文是不是人民大众学习的榜样呢?标准答案:不是。请看这一事件的历史真相:1899年,清朝国子监祭酒王懿荣在北京发现、鉴定并开始购藏带字甲骨。1909年,古文字学家罗振玉访知甲骨确切出土于河南安阳小屯村,并于次年考知这个地方就是《史记》记载的“洹水南,殷墟上”的殷墟,即商朝的“武乙之都”。安阳殷墟全景,此为中国商朝晚期国家跳动的心脏。1928年10月,中华民国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派研究人员董作宾,率领考古发掘团赴安阳小屯殷墟进行科学发掘,中国近代考古学的大幕由此拉开。在此前的30年中,由于殷墟甲骨文被收藏者重视并高价收藏(一个字二两银子),当地乡民开始私自挖掘,并引起大批古董商、外省人与外国人纷纷云集安阳重价收购出土甲骨文与青铜器等古物。至中央研究院正式对安阳殷墟科学发掘时,被挖出的有字甲骨约50000片以上,青铜器不计其数。这些珍贵的文物全部被卖掉,流失于日本、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十二个国家和地区。鉴于安阳殷墟与全国各地盗掘古物严重,1930年,国民政府颁布《古物保存法》,明确规定:“本法所称古物是指与考古学历史学古生物学及其他与文化有关之一切古物而言。”“采掘古物以中央或省市直辖之学术机关为限”,任何个人与没有办理执照的学术团体不得擅自发掘云云。1932年,国民政府设立“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并制定了《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组织条例》,从而加大了文物的保护力度,盗掘之风受到不同程度的扼制。中央研究院发掘的殷墟王陵区M1002大墓形制(台北,中研院史语所提供,勿转载)就在中央研究院考古发掘团进入殷墟发掘之时,此处的乡民已有了多年的盗掘古物的经验与传统,所搜求的古物范围越来越大,所谓“爵杯花 

插(觚)玉戈头”,什么样的古物都在盗掘搜求之列。眼见中央研究院发掘团到来,以及政府明令禁止私自盗掘古物,坏了自己靠盗掘古物发财致富的好事,在大为恼火的同时,一些乡民开始与中央研究院发掘人员或明或间地对抗,并进行人身威胁。面对险恶的局面,中研院发掘团不得不电请冯玉祥派官兵携带武器弹药,到现场保护和弹压。当时报纸登载的冯玉祥部进驻安阳殷墟弹压盗掘者图影。自左至右:坐者一为李济,二为裴文中,右立者右二为董作宾,右一董光忠,其他为冯部长官与士兵。即是如此,利欲熏心者仍蠢蠢俗动,趁夜深人静之时,招集一批无业游民与流氓无产者,跑到田野庄稼地或隐敝的地沟里像老鼠打洞一样四处开挖,另有一部分乡民在自家院内、屋内甚至锅台底下,悄悄发掘。整个殷墟从村庄到田野窟窿遍地,一片狼籍。1937年春,盗掘之风更盛,乡民公然张贴标语,叫喊“打倒摧残人民生计的董(作宾)、梁(思永)”,“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等口号,气焰极为嚣张。对此,董作宾把拍摄的劫余之古物照片背后题字“百姓之灯”,以示自嘲与愤怒。董作宾对此事的记录(台北,董玉京提供,勿转载)中央研究院发掘的殷墟王陵区M1004号大墓中的鹿鼎与牛鼎(台北,中研究史语所所供,勿转载)。自1928年开始,由中央研究院史语所主持的殷墟发掘,共进行了九年十五次,于抗战前的1937年6月被迫结束。考古人员共发掘10座王陵,以及王陵周围2000多座小墓和鸟坑、兽坑、车马坑等祭祀坑。出土有字甲骨24918片。所揭露的商代大墓规模浩大,雄伟壮观,虽经盗掘,成千上万件丰富精美的铜器、玉器、骨器、石雕等出土文物令人瞠目,举世震惊。中研院发掘的YH127甲骨坑起运时的情景(台北,中研究史语所提供,勿转载)1939年,因国民党军队溃退,安阳被日军占领,殷墟成为国民政府难以顾及的真空地带。就在这样一个国破家亡的特殊背景下,司母戊鼎惨遭盗掘与蹂躏。这年3月的一天深夜,殷墟地界的武官村农民兼小商人吴培文,突然想起两年前殷墟发掘团主持人梁思永(梁启超之子),曾在西北冈东区吴家柏树坟下探测出商朝王陵,并与村长商量发掘之事,后因吴家人不答应而作罢。顺着这条线索,吴培文于月黑风高中扛着洛阳铲,与兄弟吴希增在距柏树坟不远处开始钻探。几个夜晚的折腾,终于发现了一座陪藏墓和埋藏的古物。翌日深夜,吴培文兄弟摸黑在此处挖了一个宽2尺、长6尺的大坑。下半夜时,在距地下十米左右的地方突然发现了像牛犊一样大小的铜鼎伏在泥水中,二人惊喜若狂。鸡叫时分,二人赶紧用土遮盖后溜之乎也。第二天夜里,吴氏兄弟找了十几个乡民来到坑边,把覆土挖出,口含牛皮灯盏,用绳索绑缚住大鼎,七手八脚地把这个庞然大物拉了上来。不知为何,鼎上少了一耳,吴氏兄弟顾不得许多,吆喝人把鼎抬到一辆早已准备好的马车上拉回吴培文家,当夜挖抗埋入一个粪堆底下隐藏起来。未久,风声走漏,一古董商闻讯来到武官村找到吴培文,表示要出20万大洋购买此物,但为了方便运输,必须把这个鼎肢解成十块左右方能装箱运走。吴氏兄弟心动,在当地寻觅几名高手前来劈砸大鼎。经过镐头锤子的一番折腾,敦厚的大鼎没有被劈开。另有一人找来

【文章主体来源:《插(觚)玉戈头”,什么样的古物都在盗掘搜求之列。眼见中央研究院发掘团到来,以及政府明令禁止私自盗掘古物,坏了自己靠盗掘古物发财致富的好事,在大为恼火的同时,一些乡民开始与中央研究院发掘人员或明或间地对抗,并进行人身威胁。面对险恶的局面,中研院发掘团不得不电请冯玉祥派官兵携带武器弹药,到现场保护和弹压。当时报纸登载的冯玉祥部进驻安阳殷墟弹压盗掘者图影。自左至右:坐者一为李济,二为裴文中,右立者右二为董作宾,右一董光忠,其他为冯部长官与士兵。即是如此,利欲熏心者仍蠢蠢俗动,趁夜深人静之时,招集一批无业游民与流氓无产者,跑到田野庄稼地或隐敝的地沟里像老鼠打洞一样四处开挖,另有一部分乡民在自家院内、屋内甚至锅台底下,悄悄发掘。整个殷墟从村庄到田野窟窿遍地,一片狼籍。1937年春,盗掘之风更盛,乡民公然张贴标语,叫喊“打倒摧残人民生计的董(作宾)、梁(思永)”,“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等口号,气焰极为嚣张。对此,董作宾把拍摄的劫余之古物照片背后题字“百姓之灯”,以示自嘲与愤怒。董作宾对此事的记录(台北,董玉京提供,勿转载)中央研究院发掘的殷墟王陵区M1004号大墓中的鹿鼎与牛鼎(台北,中研究史语所所供,勿转载)。自1928年开始,由中央研究院史语所主持的殷墟发掘,共进行了九年十五次,于抗战前的1937年6月被迫结束。考古人员共发掘10座王陵,以及王陵周围2000多座小墓和鸟坑、兽坑、车马坑等祭祀坑。出土有字甲骨24918片。所揭露的商代大墓规模浩大,雄伟壮观,虽经盗掘,成千上万件丰富精美的铜器、玉器、骨器、石雕等出土文物令人瞠目,举世震惊。中研院发掘的YH127甲骨坑起运时的情景(台北,中研究史语所提供,勿转载)1939年,因国民党军队溃退,安阳被日军占领,殷墟成为国民政府难以顾及的真空地带。就在这样一个国破家亡的特殊背景下,司母戊鼎惨遭盗掘与蹂躏。这年3月的一天深夜,殷墟地界的武官村农民兼小商人吴培文,突然想起两年前殷墟发掘团主持人梁思永(梁启超之子),曾在西北冈东区吴家柏树坟下探测出商朝王陵,并与村长商量发掘之事,后因吴家人不答应而作罢。顺着这条线索,吴培文于月黑风高中扛着洛阳铲,与兄弟吴希增在距柏树坟不远处开始钻探。几个夜晚的折腾,终于发现了一座陪藏墓和埋藏的古物。翌日深夜,吴培文兄弟摸黑在此处挖了一个宽2尺、长6尺的大坑。下半夜时,在距地下十米左右的地方突然发现了像牛犊一样大小的铜鼎伏在泥水中,二人惊喜若狂。鸡叫时分,二人赶紧用土遮盖后溜之乎也。第二天夜里,吴氏兄弟找了十几个乡民来到坑边,把覆土挖出,口含牛皮灯盏,用绳索绑缚住大鼎,七手八脚地把这个庞然大物拉了上来。不知为何,鼎上少了一耳,吴氏兄弟顾不得许多,吆喝人把鼎抬到一辆早已准备好的马车上拉回吴培文家,当夜挖抗埋入一个粪堆底下隐藏起来。未久,风声走漏,一古董商闻讯来到武官村找到吴培文,表示要出20万大洋购买此物,但为了方便运输,必须把这个鼎肢解成十块左右方能装箱运走。吴氏兄弟心动,在当地寻觅几名高手前来劈砸大鼎。经过镐头锤子的一番折腾,敦厚的大鼎没有被劈开。另有一人找来千古学案—— 夏商周断代工程解密记》,有删改

锯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鼎的一只耳锯了下来。此时有一位长者看到好端端的一个大鼎被砸得千疮百孔,又被锯掉一耳,心有不忍,乃出面制止。吴培文也怕把鼎砸毁之后,万一这个古骨商不要了,就再难以出手了,鉴于这一原因,大鼎得以保存。正在吴氏兄弟发愁如何尽快出手之时,被驻安阳飞机场的日本警备队侦知,队长水野大佐派出一队人马前往武官村拿问。在一番威胁利诱下,视财如命的吴培文当然不肯轻易交出,最后把此前盗掘的一只小型青铜鼎给了日本人蒙混过关。日本人走后,吴氏兄弟不敢再提卖鼎之事,并把此鼎转移到猪圈等处秘藏。司母戊鼎被重新掘出后,先存于安阳县政府。同年十月底,为庆祝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60寿辰,国民党驻豫北司令长官王仲廉,用专车把该鼎运抵南京作寿礼,蒋指示拨交中央博物院备处保存。1948年夏,该鼎在南京首次公开展出,此为蒋亲临参观并在鼎前留影。国民政府在败退时,终究因重量问题没有把其运往台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该鼎存于南京博物院,1959年转交中国历史博物馆保存。后来看到的方鼎两耳是补修上去的。抗战胜利,山河重整,文物保护再度得到重视。1946年,安阳古物保存会人员侦知司母戊鼎被盗掘经过与匿藏地点,迅速上报中央政府。根据国民政府指令,派人令吴培文限期交出大鼎,否则,将拿入大牢,或喝辣椒汤,或坐老虎凳,或是将脖子上那个肉球砍掉,就看吴氏自己的态度与选择了。面对严峻的法令和政府官员凌励的攻势,吴培文抵抗不过,只得把鼎无条件地交出。【文章主体来源:《千古学案——夏商周断代工程解密记》,有删改】当当网,2019年10月27日最新发布,独家推出点击进入——考古中国系列点击进入——考古中国大系列

                            

                  插(觚)玉戈头”,什么样的古物都在盗掘搜求之列。眼见中央研究院发掘团到来,以及政府明令禁止私自盗掘古物,坏了自己靠盗掘古物发财致富的好事,在大为恼火的同时,一些乡民开始与中央研究院发掘人员或明或间地对抗,并进行人身威胁。面对险恶的局面,中研院发掘团不得不电请冯玉祥派官兵携带武器弹药,到现场保护和弹压。当时报纸登载的冯玉祥部进驻安阳殷墟弹压盗掘者图影。自左至右:坐者一为李济,二为裴文中,右立者右二为董作宾,右一董光忠,其他为冯部长官与士兵。即是如此,利欲熏心者仍蠢蠢俗动,趁夜深人静之时,招集一批无业游民与流氓无产者,跑到田野庄稼地或隐敝的地沟里像老鼠打洞一样四处开挖,另有一部分乡民在自家院内、屋内甚至锅台底下,悄悄发掘。整个殷墟从村庄到田野窟窿遍地,一片狼籍。1937年春,盗掘之风更盛,乡民公然张贴标语,叫喊“打倒摧残人民生计的董(作宾)、梁(思永)”,“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等口号,气焰极为嚣张。对此,董作宾把拍摄的劫余之古物照片背后题字“百姓之灯”,以示自嘲与愤怒。董作宾对此事的记录(台北,董玉京提供,勿转载)中央研究院发掘的殷墟王陵区M1004号大墓中的鹿鼎与牛鼎(台北,中研究史语所所供,勿转载)。自1928年开始,由中央研究院史语所主持的殷墟发掘,共进行了九年十五次,于抗战前的1937年6月被迫结束。考古人员共发掘10座王陵,以及王陵周围2000多座小墓和鸟坑、兽坑、车马坑等祭祀坑。出土有字甲骨24918片。所揭露的商代大墓规模浩大,雄伟壮观,虽经盗掘,成千上万件丰富精美的铜器、玉器、骨器、石雕等出土文物令人瞠目,举世震惊。中研院发掘的YH127甲骨坑起运时的情景(台北,中研究史语所提供,勿转载)1939年,因国民党军队溃退,安阳被日军占领,殷墟成为国民政府难以顾及的真空地带。就在这样一个国破家亡的特殊背景下,司母戊鼎惨遭盗掘与蹂躏。这年3月的一天深夜,殷墟地界的武官村农民兼小商人吴培文,突然想起两年前殷墟发掘团主持人梁思永(梁启超之子),曾在西北冈东区吴家柏树坟下探测出商朝王陵,并与村长商量发掘之事,后因吴家人不答应而作罢。顺着这条线索,吴培文于月黑风高中扛着洛阳铲,与兄弟吴希增在距柏树坟不远处开始钻探。几个夜晚的折腾,终于发现了一座陪藏墓和埋藏的古物。翌日深夜,吴培文兄弟摸黑在此处挖了一个宽2尺、长6尺的大坑。下半夜时,在距地下十米左右的地方突然发现了像牛犊一样大小的铜鼎伏在泥水中,二人惊喜若狂。鸡叫时分,二人赶紧用土遮盖后溜之乎也。第二天夜里,吴氏兄弟找了十几个乡民来到坑边,把覆土挖出,口含牛皮灯盏,用绳索绑缚住大鼎,七手八脚地把这个庞然大物拉了上来。不知为何,鼎上少了一耳,吴氏兄弟顾不得许多,吆喝人把鼎抬到一辆早已准备好的马车上拉回吴培文家,当夜挖抗埋入一个粪堆底下隐藏起来。未久,风声走漏,一古董商闻讯来到武官村找到吴培文,表示要出20万大洋购买此物,但为了方便运输,必须把这个鼎肢解成十块左右方能装箱运走。吴氏兄弟心动,在当地寻觅几名高手前来劈砸大鼎。经过镐头锤子的一番折腾,敦厚的大鼎没有被劈开。另有一人找来       当当网,2019年10月27日

司母戊鼎出土真相修复后的司母戊鼎好像是几年前了,央视“以史为鉴”栏目播出了殷墟出土的青铜器之王——司母戊方鼎出土经过与流传故事。画面中,一个与这件国之重器有关的老农说:“反正我这一辈子啥事也没有干过,啥工作也没有,光顾着在外头跑了!(笑)……好在这个大鼎,没让外国人弄走。”节目播出后,受访的那个叫吴培文的农民,受到部分不明真相,或不习惯用自己的大脑思考、或被洗的四大皆空、或压根就没有过自己脑子者的追捧。其中有一个叫许石林的公社社员或生产大队队员,以《这个河南农民感动了我》为题,公开为其人歌功颂德。文中说道:“说到这儿,老人的脸上并没有丝毫的想像中似乎应该有的得意,也没有想像中应该有的自豪神色,他的表情自然平静得就像在地里挖了窝红薯或是掐了把菜叶一样,停顿了一下,突然像是有些羞涩地,他耄耋之年的脸上,一下子呈现出孩童般明澈天真的表情,用他地道的河南口音重重地说,像是对着天空,也像是自言自语:‘要不,咱落个啥名气吗?’”又说:“吴培文的人生命运都是因为‘司母戊大方鼎’的发掘和保护,在我们当下的道德语境和文化氛围里,看他的行为,几乎让人感到不可思议。”按许文的说法,这个当年纠集一批社会闲杂人员盗掘国之重器——司母戊方鼎的吴培文,不但无罪,反而有功,堪比尧舜,成了我等劳苦大众学习的样板了。那么,举世闻名的司母戊方鼎是如何出土的,背景与事实又是如何呢?吴培文是不是人民大众学习的榜样呢?标准答案:不是。请看这一事件的历史真相:1899年,清朝国子监祭酒王懿荣在北京发现、鉴定并开始购藏带字甲骨。1909年,古文字学家罗振玉访知甲骨确切出土于河南安阳小屯村,并于次年考知这个地方就是《史记》记载的“洹水南,殷墟上”的殷墟,即商朝的“武乙之都”。安阳殷墟全景,此为中国商朝晚期国家跳动的心脏。1928年10月,中华民国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派研究人员董作宾,率领考古发掘团赴安阳小屯殷墟进行科学发掘,中国近代考古学的大幕由此拉开。在此前的30年中,由于殷墟甲骨文被收藏者重视并高价收藏(一个字二两银子),当地乡民开始私自挖掘,并引起大批古董商、外省人与外国人纷纷云集安阳重价收购出土甲骨文与青铜器等古物。至中央研究院正式对安阳殷墟科学发掘时,被挖出的有字甲骨约50000片以上,青铜器不计其数。这些珍贵的文物全部被卖掉,流失于日本、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十二个国家和地区。鉴于安阳殷墟与全国各地盗掘古物严重,1930年,国民政府颁布《古物保存法》,明确规定:“本法所称古物是指与考古学历史学古生物学及其他与文化有关之一切古物而言。”“采掘古物以中央或省市直辖之学术机关为限”,任何个人与没有办理执照的学术团体不得擅自发掘云云。1932年,国民政府设立“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并制定了《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组织条例》,从而加大了文物的保护力度,盗掘之风受到不同程度的扼制。中央研究院发掘的殷墟王陵区M1002大墓形制(台北,中研院史语所提供,勿转载)就在中央研究院考古发掘团进入殷墟发掘之时,此处的乡民已有了多年的盗掘古物的经验与传统,所搜求的古物范围越来越大,所谓“爵杯花

                             最新发布,独家推出

                         点击进入司母戊鼎出土真相修复后的司母戊鼎好像是几年前了,央视“以史为鉴”栏目播出了殷墟出土的青铜器之王——司母戊方鼎出土经过与流传故事。画面中,一个与这件国之重器有关的老农说:“反正我这一辈子啥事也没有干过,啥工作也没有,光顾着在外头跑了!(笑)……好在这个大鼎,没让外国人弄走。”节目播出后,受访的那个叫吴培文的农民,受到部分不明真相,或不习惯用自己的大脑思考、或被洗的四大皆空、或压根就没有过自己脑子者的追捧。其中有一个叫许石林的公社社员或生产大队队员,以《这个河南农民感动了我》为题,公开为其人歌功颂德。文中说道:“说到这儿,老人的脸上并没有丝毫的想像中似乎应该有的得意,也没有想像中应该有的自豪神色,他的表情自然平静得就像在地里挖了窝红薯或是掐了把菜叶一样,停顿了一下,突然像是有些羞涩地,他耄耋之年的脸上,一下子呈现出孩童般明澈天真的表情,用他地道的河南口音重重地说,像是对着天空,也像是自言自语:‘要不,咱落个啥名气吗?’”又说:“吴培文的人生命运都是因为‘司母戊大方鼎’的发掘和保护,在我们当下的道德语境和文化氛围里,看他的行为,几乎让人感到不可思议。”按许文的说法,这个当年纠集一批社会闲杂人员盗掘国之重器——司母戊方鼎的吴培文,不但无罪,反而有功,堪比尧舜,成了我等劳苦大众学习的样板了。那么,举世闻名的司母戊方鼎是如何出土的,背景与事实又是如何呢?吴培文是不是人民大众学习的榜样呢?标准答案:不是。请看这一事件的历史真相:1899年,清朝国子监祭酒王懿荣在北京发现、鉴定并开始购藏带字甲骨。1909年,古文字学家罗振玉访知甲骨确切出土于河南安阳小屯村,并于次年考知这个地方就是《史记》记载的“洹水南,殷墟上”的殷墟,即商朝的“武乙之都”。安阳殷墟全景,此为中国商朝晚期国家跳动的心脏。1928年10月,中华民国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派研究人员董作宾,率领考古发掘团赴安阳小屯殷墟进行科学发掘,中国近代考古学的大幕由此拉开。在此前的30年中,由于殷墟甲骨文被收藏者重视并高价收藏(一个字二两银子),当地乡民开始私自挖掘,并引起大批古董商、外省人与外国人纷纷云集安阳重价收购出土甲骨文与青铜器等古物。至中央研究院正式对安阳殷墟科学发掘时,被挖出的有字甲骨约50000片以上,青铜器不计其数。这些珍贵的文物全部被卖掉,流失于日本、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十二个国家和地区。鉴于安阳殷墟与全国各地盗掘古物严重,1930年,国民政府颁布《古物保存法》,明确规定:“本法所称古物是指与考古学历史学古生物学及其他与文化有关之一切古物而言。”“采掘古物以中央或省市直辖之学术机关为限”,任何个人与没有办理执照的学术团体不得擅自发掘云云。1932年,国民政府设立“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并制定了《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组织条例》,从而加大了文物的保护力度,盗掘之风受到不同程度的扼制。中央研究院发掘的殷墟王陵区M1002大墓形制(台北,中研院史语所提供,勿转载)就在中央研究院考古发掘团进入殷墟发掘之时,此处的乡民已有了多年的盗掘古物的经验与传统,所搜求的古物范围越来越大,所谓“爵杯花—— 考古中国      系列       

插(觚)玉戈头”,什么样的古物都在盗掘搜求之列。眼见中央研究院发掘团到来,以及政府明令禁止私自盗掘古物,坏了自己靠盗掘古物发财致富的好事,在大为恼火的同时,一些乡民开始与中央研究院发掘人员或明或间地对抗,并进行人身威胁。面对险恶的局面,中研院发掘团不得不电请冯玉祥派官兵携带武器弹药,到现场保护和弹压。当时报纸登载的冯玉祥部进驻安阳殷墟弹压盗掘者图影。自左至右:坐者一为李济,二为裴文中,右立者右二为董作宾,右一董光忠,其他为冯部长官与士兵。即是如此,利欲熏心者仍蠢蠢俗动,趁夜深人静之时,招集一批无业游民与流氓无产者,跑到田野庄稼地或隐敝的地沟里像老鼠打洞一样四处开挖,另有一部分乡民在自家院内、屋内甚至锅台底下,悄悄发掘。整个殷墟从村庄到田野窟窿遍地,一片狼籍。1937年春,盗掘之风更盛,乡民公然张贴标语,叫喊“打倒摧残人民生计的董(作宾)、梁(思永)”,“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等口号,气焰极为嚣张。对此,董作宾把拍摄的劫余之古物照片背后题字“百姓之灯”,以示自嘲与愤怒。董作宾对此事的记录(台北,董玉京提供,勿转载)中央研究院发掘的殷墟王陵区M1004号大墓中的鹿鼎与牛鼎(台北,中研究史语所所供,勿转载)。自1928年开始,由中央研究院史语所主持的殷墟发掘,共进行了九年十五次,于抗战前的1937年6月被迫结束。考古人员共发掘10座王陵,以及王陵周围2000多座小墓和鸟坑、兽坑、车马坑等祭祀坑。出土有字甲骨24918片。所揭露的商代大墓规模浩大,雄伟壮观,虽经盗掘,成千上万件丰富精美的铜器、玉器、骨器、石雕等出土文物令人瞠目,举世震惊。中研院发掘的YH127甲骨坑起运时的情景(台北,中研究史语所提供,勿转载)1939年,因国民党军队溃退,安阳被日军占领,殷墟成为国民政府难以顾及的真空地带。就在这样一个国破家亡的特殊背景下,司母戊鼎惨遭盗掘与蹂躏。这年3月的一天深夜,殷墟地界的武官村农民兼小商人吴培文,突然想起两年前殷墟发掘团主持人梁思永(梁启超之子),曾在西北冈东区吴家柏树坟下探测出商朝王陵,并与村长商量发掘之事,后因吴家人不答应而作罢。顺着这条线索,吴培文于月黑风高中扛着洛阳铲,与兄弟吴希增在距柏树坟不远处开始钻探。几个夜晚的折腾,终于发现了一座陪藏墓和埋藏的古物。翌日深夜,吴培文兄弟摸黑在此处挖了一个宽2尺、长6尺的大坑。下半夜时,在距地下十米左右的地方突然发现了像牛犊一样大小的铜鼎伏在泥水中,二人惊喜若狂。鸡叫时分,二人赶紧用土遮盖后溜之乎也。第二天夜里,吴氏兄弟找了十几个乡民来到坑边,把覆土挖出,口含牛皮灯盏,用绳索绑缚住大鼎,七手八脚地把这个庞然大物拉了上来。不知为何,鼎上少了一耳,吴氏兄弟顾不得许多,吆喝人把鼎抬到一辆早已准备好的马车上拉回吴培文家,当夜挖抗埋入一个粪堆底下隐藏起来。未久,风声走漏,一古董商闻讯来到武官村找到吴培文,表示要出20万大洋购买此物,但为了方便运输,必须把这个鼎肢解成十块左右方能装箱运走。吴氏兄弟心动,在当地寻觅几名高手前来劈砸大鼎。经过镐头锤子的一番折腾,敦厚的大鼎没有被劈开。另有一人找来                                       

锯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鼎的一只耳锯了下来。此时有一位长者看到好端端的一个大鼎被砸得千疮百孔,又被锯掉一耳,心有不忍,乃出面制止。吴培文也怕把鼎砸毁之后,万一这个古骨商不要了,就再难以出手了,鉴于这一原因,大鼎得以保存。正在吴氏兄弟发愁如何尽快出手之时,被驻安阳飞机场的日本警备队侦知,队长水野大佐派出一队人马前往武官村拿问。在一番威胁利诱下,视财如命的吴培文当然不肯轻易交出,最后把此前盗掘的一只小型青铜鼎给了日本人蒙混过关。日本人走后,吴氏兄弟不敢再提卖鼎之事,并把此鼎转移到猪圈等处秘藏。司母戊鼎被重新掘出后,先存于安阳县政府。同年十月底,为庆祝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60寿辰,国民党驻豫北司令长官王仲廉,用专车把该鼎运抵南京作寿礼,蒋指示拨交中央博物院备处保存。1948年夏,该鼎在南京首次公开展出,此为蒋亲临参观并在鼎前留影。国民政府在败退时,终究因重量问题没有把其运往台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该鼎存于南京博物院,1959年转交中国历史博物馆保存。后来看到的方鼎两耳是补修上去的。抗战胜利,山河重整,文物保护再度得到重视。1946年,安阳古物保存会人员侦知司母戊鼎被盗掘经过与匿藏地点,迅速上报中央政府。根据国民政府指令,派人令吴培文限期交出大鼎,否则,将拿入大牢,或喝辣椒汤,或坐老虎凳,或是将脖子上那个肉球砍掉,就看吴氏自己的态度与选择了。面对严峻的法令和政府官员凌励的攻势,吴培文抵抗不过,只得把鼎无条件地交出。【文章主体来源:《千古学案——夏商周断代工程解密记》,有删改】当当网,2019年10月27日最新发布,独家推出点击进入——考古中国系列点击进入——考古中国大系列                           

司母戊鼎出土真相


锯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鼎的一只耳锯了下来。此时有一位长者看到好端端的一个大鼎被砸得千疮百孔,又被锯掉一耳,心有不忍,乃出面制止。吴培文也怕把鼎砸毁之后,万一这个古骨商不要了,就再难以出手了,鉴于这一原因,大鼎得以保存。正在吴氏兄弟发愁如何尽快出手之时,被驻安阳飞机场的日本警备队侦知,队长水野大佐派出一队人马前往武官村拿问。在一番威胁利诱下,视财如命的吴培文当然不肯轻易交出,最后把此前盗掘的一只小型青铜鼎给了日本人蒙混过关。日本人走后,吴氏兄弟不敢再提卖鼎之事,并把此鼎转移到猪圈等处秘藏。司母戊鼎被重新掘出后,先存于安阳县政府。同年十月底,为庆祝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60寿辰,国民党驻豫北司令长官王仲廉,用专车把该鼎运抵南京作寿礼,蒋指示拨交中央博物院备处保存。1948年夏,该鼎在南京首次公开展出,此为蒋亲临参观并在鼎前留影。国民政府在败退时,终究因重量问题没有把其运往台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该鼎存于南京博物院,1959年转交中国历史博物馆保存。后来看到的方鼎两耳是补修上去的。抗战胜利,山河重整,文物保护再度得到重视。1946年,安阳古物保存会人员侦知司母戊鼎被盗掘经过与匿藏地点,迅速上报中央政府。根据国民政府指令,派人令吴培文限期交出大鼎,否则,将拿入大牢,或喝辣椒汤,或坐老虎凳,或是将脖子上那个肉球砍掉,就看吴氏自己的态度与选择了。面对严峻的法令和政府官员凌励的攻势,吴培文抵抗不过,只得把鼎无条件地交出。【文章主体来源:《千古学案——夏商周断代工程解密记》,有删改】当当网,2019年10月27日最新发布,独家推出点击进入——考古中国系列点击进入——考古中国大系列           

司母戊鼎出土真相修复后的司母戊鼎好像是几年前了,央视“以史为鉴”栏目播出了殷墟出土的青铜器之王——司母戊方鼎出土经过与流传故事。画面中,一个与这件国之重器有关的老农说:“反正我这一辈子啥事也没有干过,啥工作也没有,光顾着在外头跑了!(笑)……好在这个大鼎,没让外国人弄走。”节目播出后,受访的那个叫吴培文的农民,受到部分不明真相,或不习惯用自己的大脑思考、或被洗的四大皆空、或压根就没有过自己脑子者的追捧。其中有一个叫许石林的公社社员或生产大队队员,以《这个河南农民感动了我》为题,公开为其人歌功颂德。文中说道:“说到这儿,老人的脸上并没有丝毫的想像中似乎应该有的得意,也没有想像中应该有的自豪神色,他的表情自然平静得就像在地里挖了窝红薯或是掐了把菜叶一样,停顿了一下,突然像是有些羞涩地,他耄耋之年的脸上,一下子呈现出孩童般明澈天真的表情,用他地道的河南口音重重地说,像是对着天空,也像是自言自语:‘要不,咱落个啥名气吗?’”又说:“吴培文的人生命运都是因为‘司母戊大方鼎’的发掘和保护,在我们当下的道德语境和文化氛围里,看他的行为,几乎让人感到不可思议。”按许文的说法,这个当年纠集一批社会闲杂人员盗掘国之重器——司母戊方鼎的吴培文,不但无罪,反而有功,堪比尧舜,成了我等劳苦大众学习的样板了。那么,举世闻名的司母戊方鼎赚钱论坛是如何出土的,背景与事实又是如何呢?吴培文是不是人民大众学习的榜样呢?标准答案:不是。请看这一事件的历史真相:1899年,清朝国子监祭酒王懿荣在北京发现、鉴定并开始购藏带字甲骨。1909年,古文字学家罗振玉访知甲骨确切出土于河南安阳小屯村,并于次年考知这个地方就是《史记》记载的“洹水南,殷墟上”的殷墟,即商朝的“武乙之都”。安阳殷墟全景,此为中国商朝晚期国家跳动的心脏。1928年10月,中华民国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派研究人员董作宾,率领考古发掘团赴安阳小屯殷墟进行科学发掘,中国近代考古学的大幕由此拉开。在此前的30年中,由于殷墟甲骨文被收藏者重视并高价收藏(一个字二两银子),当地乡民开始私自挖掘,并引起大批古董商、外省人与外国人纷纷云集安阳重价收购出土甲骨文与青铜器等古物。至中央研究院正式对安阳殷墟科学发掘时,被挖出的有字甲骨约50000片以上,青铜器不计其数。这些珍贵的文物全部被卖掉,流失于日本、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十二个国家和地区。鉴于安阳殷墟与全国各地盗掘古物严重,1930年,国民政府颁布《古物保存法》,明确规定:“本法所称古物是指与考古学历史学古生物学及其他与文化有关之一切古物而言。”“采掘古物以中央或省市直辖之学术机关为限”,任何个人与没有办理执照的学术团体不得擅自发掘云云。1932年,国民政府设立“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并制定了《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组织条例》,从而加大了文物的保护力度,盗掘之风受到不同程度的扼制。中央研究院发掘的殷墟王陵区M1002大墓形制(台北,中研院史语所提供,勿转载)就在中央研究院考古发掘团进入殷墟发掘之时,此处的乡民已有了多年的盗掘古物的经验与传统,所搜求的古物范围越来越大,所谓“爵杯花             点击进入—— 考古中国插(觚)玉戈头”,什么样的古物都在盗掘搜求之列。眼见中央研究院发掘团到来,以及政府明令禁止私自盗掘古物,坏了自己靠盗掘古物发财致富的好事,在大为恼火的同时,一些乡民开始与中央研究院发掘人员或明或间地对抗,并进行人身威胁。面对险恶的局面,中研院发掘团不得不电请冯玉祥派官兵携带武器弹药,到现场保护和弹压。当时报纸登载的冯玉祥部进驻安阳殷墟弹压盗掘者图影。自左至右:坐者一为李济,二为裴文中,右立者右二为董作宾,右一董光忠,其他为冯部长官与士兵。即是如此,利欲熏心者仍蠢蠢俗动,趁夜深人静之时,招集一批无业游民与流氓无产者,跑到田野庄稼地或隐敝的地沟里像老鼠打洞一样四处开挖,另有一部分乡民在自家院内、屋内甚至锅台底下,悄悄发掘。整个殷墟从村庄到田野窟窿遍地,一片狼籍。1937年春,盗掘之风更盛,乡民公然张贴标语,叫喊“打倒摧残人民生计的董(作宾)、梁(思永)”,“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等口号,气焰极为嚣张。对此,董作宾把拍摄的劫余之古物照片背后题字“百姓之灯”,以示自嘲与愤怒。董作宾对此事的记录(台北,董玉京提供,勿转载)中央研究院发掘的殷墟王陵区M1004号大墓中的鹿鼎与牛鼎(台北,中研究史语所所供,勿转载)。自1928年开始,由中央研究院史语所主持的殷墟发掘,共进行了九年十五次,于抗战前的1937年6月被迫结束。考古人员共发掘10座王陵,以及王陵周围2000多座小墓和鸟坑、兽坑、车马坑等祭祀坑。出土有字甲骨24918片。所揭露的商代大墓规模浩大,雄伟壮观,虽经盗掘,成千上万件丰富精美的铜器、玉器、骨器、石雕等出土文物令人瞠目,举世震惊。中研院发掘的YH127甲骨坑起运时的情景(台北,中研究史语所提供,勿转载)1939年,因国民党军队溃退,安阳被日军占领,殷墟成为国民政府难以顾及的真空地带。就在这样一个国破家亡的特殊背景下,司母戊鼎惨遭盗掘与蹂躏。这年3月的一天深夜,殷墟地界的武官村农民兼小商人吴培文,突然想起两年前殷墟发掘团主持人梁思永(梁启超之子),曾在西北冈东区吴家柏树坟下探测出商朝王陵,并与村长商量发掘之事,后因吴家人不答应而作罢。顺着这条线索,吴培文于月黑风高中扛着洛阳铲,与兄弟吴希增在距柏树坟不远处开始钻探。几个夜晚的折腾,终于发现了一座陪藏墓和埋藏的古物。翌日深夜,吴培文兄弟摸黑在此处挖了一个宽2尺、长6尺的大坑。下半夜时,在距地下十米左右的地方突然发现了像牛犊一样大小的铜鼎伏在泥水中,二人惊喜若狂。鸡叫时分,二人赶紧用土遮盖后溜之乎也。第二天夜里,吴氏兄弟找了十几个乡民来到坑边,把覆土挖出,口含牛皮灯盏,用绳索绑缚住大鼎,七手八脚地把这个庞然大物拉了上来。不知为何,鼎上少了一耳,吴氏兄弟顾不得许多,吆喝人把鼎抬到一辆早已准备好的马车上拉回吴培文家,当夜挖抗埋入一个粪堆底下隐藏起来。未久,风声走漏,一古董商闻讯来到武官村找到吴培文,表示要出20万大洋购买此物,但为了方便运输,必须把这个鼎肢解成十块左右方能装箱运走。吴氏兄弟心动,在当地寻觅几名高手前来劈砸大鼎。经过镐头锤子的一番折腾,敦厚的大鼎没有被劈开。另有一人找来   大系列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新闻
Copyright © 1998 - 2016 . All Rights Reserved
霞山新闻网 版权所有